首页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恋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迷恋邪君目录  下一页


迷恋邪君 page 18 作者:惜之

   
  “晏伶·‘·,’“不准哭丧着脸,要了我有这么痛心疾首吗?处女耶!我可是稀有动物哪!我没悲悼我的贞节你还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搞不清楚的人还以为是我悔了你的贞节牌坊。”她总在有意无意间用“贞操”两个字来增加他的罪恶感。

  “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明白,你在担心巧巧,放心!只要我仍瞒得够紧不会有人知道的,这件意外除了我们之外,只有天知地知”

  让季墉烦心的并不只是这样,他无法面对巧巧的信任,无法面对去世的兆文,甚至于无法面对自己。

  “可别告诉我你想跟巧巧坦白,你不想陆她,我还想瞒呢!万一我未来的老公知道夺走他权利的人是你,那我不就少了一个娘家可以投靠!快回去,巧巧一定等得心焦极了。”在她的催促下,季墉终于迈步离开她的公寓。他前脚刚走,阳台上的罗德伟就跨步进来。“你真该京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而且那个女主角马上要被你挤下台了。”“你这算恭维?”斜眼睨他,刚才的脆弱已经荡然无存。

  “当然!你的演技已经出神入化,连我们精明得像鬼的副总裁都被你骗得团团转。可惜道具出现破绽,你的红药水用太多了,看起来不像处女膜破裂做倒像小产。”他嗤笑出声。

  “废话少说,刚才拍得怎样?”

  安啦你靠在他身上的陶醉相、拉开床铺时,“坦诚相对”的情景都人了镜,如果拿去印成写真集绝对大卖。”

  “你敢!别忘了你贪污公款的把柄还提在我手上,你应该听过一人得过鸡犬升天,我要是当上副总裁夫人,总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千万别一个想不开就自毁前途阿。”她思威并施,把他的意志再次收取。

  “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颜箴巧想和你斗,简直是拿鸡蛋顾石头。”他取来两杯酒,递过一杯给晏伶。

  “错!是拿鸡蛋砸花岗石。凭那个大脑的笨女人,下辈子吧!

  “为即将到手的成功于杯。”他举杯。

  铿一一清脆的碰杯声像征着季墉和巧巧不堪一台的脆弱婚姻即将结束。

  巧巧自昨夜就坐在沙发里等待,直到天亮、中午。黄昏,始终没盼回季墉的身影。焦惶地在屋内踱步绕圈,她像在迷雾中行走,摸索不到方向。不安在她心底逐渐扩散…、··一整天了,她没有任何季墉或晏伶的消息。

  是她的伤太严重了吗?都是她害的,她老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不要去看那场仲夏夜之梦就不会意出这一大堆事了,像她这种笨蛋就该躲在家里才不会四处闯祸。她不停地实怪自己、气恼自己。她胡乱猜测所有可能性……季墉会不会因为气地,再也不肯回家了?他是不是不再要她了,讨回把她赶出他的生命?

  终于,在夜晚来临时分,季墉带着一脸倦容出现了。巧巧欣然地扑上他,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雀跃万分。环往他的腰,巧巧把自己埋进他的胸前,感受他的存在。“你终于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又做了蠢事,下一次我一定会更小心!你不在我好担心好担心,以后你别再丢下我一个人失踪,好不好?”

  “你一直在等我?”

  “嗯---昨晚去了哪里?晏伶呢?她还好吗?”

  她的无心询问勾出他的有心联想。“你在侦察我?”他敏感地推开她。

  “我只是关心,如果你不要我问,我就不再问。”她附和他的意愿。

  他是反应过度了!摇摇头,谁教他心里有鬼,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会看见鬼影幢幢。“我累了,我要休息。”

  “好!我去帮你放热水。”巧巧巴结地跟在他身后。,。

  看着他背影,她忽然觉得他们已经渐行渐远,一阵恐慌促使她冲上前去,自身后环住他的腰,贴着他宽阔熨实的背,她迷失的安全感找到了回家的路,可最这份平安能维持多久呢?她一点把握也没有。

  “季墉,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那个梁先生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我没有生气。”他只是累了,他需要时间来理清眼前的状况,再没多余精力看顾她的心情。

  想到晏伶、想到她的处处维护,他不能不感动,她为了顾全他的婚姻而选择委曲求全,他该接受她的好意吗?她说“遗忘”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是他能遗忘吗?兆文临死前是怎样把她托付予他,他又是用怎样的方法在照顾她?

  对晏伶做出这样的事,他真的没办法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巧巧——我累了,有事我们明天再谈。”

  “好!你忙了一夜一定累坏了。”她的体贴听进他耳里,句句都成讽刺,她在暗喻什么?忙了一夜?她想刺探这一夜他在“忙”些什么吗?

  他扣住他腰际那双手,将它们拉开,却发现她十指都缠了OK绷。她在嘲讽晏伶的伤吗?还是想借此要他为昨夜的未归自责?

  他冷冷地回身瞪视她。“你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老要问她“什么意思”?她从没有刻意对他存过任何“意思”呀!她满眼迷惑地望向他。

  “回答我,这些伤怎么来的?”

  “我收拾办公室时不小心弄的。”看着手指,他想责难她做事没大脑吗?“需要我送你到医院吗?”

  他在关心?不!他口气中有太多的不屑和鄙夷,他的态度教她困惑极了。“不用,它们不严重。”她支支吾吾地说道。

  “东施效颇!”

  他给了她四个字评语,巧巧频傻在原地。

  东施效频?他是这样看待她的伤?他以为她放意学晏伶受伤来引起注意?对着被地当面甩上的门,巧巧再忍控不住满腹辛酸,哽在喉间的辛酸一骨碌全吐了出来,泪珠一颗颗滑下无休无止。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她百思不解啊!他们的亲密访佛才是昨天的事,怎么才转瞬间就全变了天?她看见他们的婚姻出现了一条好大的裂痕,再多延伸一分分,这场誓约就要裂成两半再也补不回来。

  她好想补救挽回,问题是她根本看不清楚裂缝是怎样产生的?

  第七章

  季墉像警戒中的刺猬,随时都会向周道的人扎上几针,他烦闷暴躁、一触即发的怒涛在心中潜伏着。身旁的巧巧成了最佳出气筒,因此她战战兢兢、不敢多言,深怕一个不对劲,就引发他的怒目相向。

  巧巧变得沉默寡言、变得爱哭,她常常趁着没人的时候没人在角落默默垂泪,仿佛要将结婚前没机会流的泪水一次流足。

  但即便是如此,她仍按照着平日的步调进行每天该做的工作——陪季墉吃早餐、陪他上班、陪他吃午餐……她不死心地用自己的拙劣方法维护着她岌岌可危的婚姻。办公室外晏伶的座位空着,她已经好几天没上班。季墉的工作量明显增加,每天都到深夜一、两点才回家,巧巧也无异议地拿着一本诗经窝在办公室沙发里陪他加班。

  季墉扭扭脖颈、喝口新冲的咖啡,视线调向蜷缩在沙发的巧巧。

  “你困了就回去睡。”淡淡的语气少了往常的温暖。

  “我不困,你工作这么晚累不累?”

  “没办法,晏伶不在许多事都要我自己动手。”

  “她——伤得很重吗?要不要先找别人代替她的工作?”

  “你在窥视我?你迫不及待想把她踢出公司?”他又张牙舞爪地武装起自己。我?我又说错话了?对不起!”她一味地赔不是,不敢追究错误根源在哪里。他不是不清楚自己起起落落的脾气坏得有多离谱,也不是不清楚巧巧受了多少无妄之灾,但在问题没解决前,他没有多余心思理会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