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恋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迷恋邪君目录  下一页


迷恋邪君 page 19 作者:惜之

   
  “算了,不干你的事。”这种反覆无常的怪异情绪落在别人眼里,早早就叫人起疑了,偏偏他娶的是没有能力解决问题的巧巧,她只能粉饰太平,欺骗自己都是她不好才会惹季墉心烦。

  “晏伶在气我、才不肯来上班吗?”毕竟要不是她,晏传不会受伤。

  “你说她气你?如果听到她有多保护你、多设身处地为你着想,你就会羞愧得无地自容,我不知道你的头脑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为什么要处处嫉妒她、猜忌她?她为你做的已经太多太多。”

  这些这些莫名其妙的句子让巧巧接不了口。

  “若说有人比你更重视你的婚姻,那就是晏伶了。我早跟你说过别把她当成假想敌,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保证没有男人受得了像你这种善妒的妻子。”他把她说的话膨胀了几十倍,再加上自己的想像力,就成了攻击她的最佳武器。

  “我是嫉妒过她,但那次我们说清楚了不是吗?你为什么要旧事重提。”“我是说清楚了,但是你的心呢?也清楚了吗?”

  “你厌倦我了是吗?”她不想再小心翼翼地猜测他的情绪,能打开天窗就把亮话说清楚吧!这样不明不白的老被拿来当箭靶射到底是为什么?如果真是轮到她该退场,至少先让她知道啊!

  “我没说!”啪地!他恼火地切断电脑。

  “我愚笨不灵光、不懂人情世故、糊涂粗心…··我从来就猜不透你的心,我有那么一大罗筐的缺点,你会厌烦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欲加之罪!”他冷嗤—声,整理起桌上的文件。

  “若你不觉得我是个贼,你不会看着我的动作觉得我是贼,听我的声音觉得我是赋,我的一举一动在你眼里全是贼样。为什么我处处动辄得咎?不就是因为你已经开始无法忍受我吗?”就是这个道理了吧!除了他厌弃她之外,再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来说明他最近的行为。

  ’‘我说过你是贼了?”

  “你说我窥探你。”

  “你敢说没有?你没有猜测那天晚上我去了哪里?你没有怀疑我和晏伶那晚做了什么?”他一步步迫近她,眼里净是怒焰。

  “我从未问过。”

  “你要是敢光明磊落当面向我,我还会比较看得起你,可借你不敢,你只会用一双老鼠眼在暗处窥觊。”

  她几乎要大起胆量问他那夜发生过什么?但是到最后关头巧巧又退缩了,她不敢也不愿亲手去拨开那层迷雾。万一真相是她接受不来的呢?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应付。“我是胆小怕事,总以为有你这片天顶着,发生天大的事也干扰不到我头上,只要专心信任你,你就会把我保护得好好的。我…·“似乎错得很离谱。”

  他看不起她?他说了他看不起她!原来在看清楚她美丽的身体里包成的是一颗愚昧的心后、他就看不起她了。

  她的话让他闻之语塞。

  咬紧牙关,她狠下心问,“季墉,你要换新抱枕了吗?如果是请早一点告诉我,让我有心理准备。”

  “我没有要换什么该死的抱枕,你最好乖乖的特在家里,不准兴起什么离开的念头。”他想起她曾说过的话她要给他祝福……不!他不要她的祝福,他只要她牢牢的待在他身边!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他语带威胁。

  “听见了。”其实用不着威胁她也会用做的,在他面前她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很好!我的麻烦已经够多,别再给我惹任何麻烦。”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季墉来到晏伶的公寓,却发现她正在打包行李。

  “你在做什么?”他抢下她手中的衣物。

  “我要离开——到美国、英国、法国……哪里都好,就是不要留在台湾、留在你身边。”她酝酿已久的情绪歇斯底里地狂泄出来。

  “告诉我,为什么?”他把她狂乱的身子禁锢在自己胸前。

  “因为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巧巧、更对不起兆文。天哪!我为什么不死掉算了。”她颓然地哭倒在季墉怀里。

  “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你不懂、你完全不懂,我背叛了兆文、也背叛了你!

  “晏伶  ”

  “这三年来,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一点一滴侵蚀了我的心,我早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虽然我尽力否决、但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去嫉妒巧巧,所以看画展那晚我说了一堆气话来欺侮她,尤其发生那件事情后,我再也骗不了自己,更无法去欺瞒你。我爱你啊季墉哥,我好爱你,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得你爱我,可惜,你的爱已经给了别人,离开是我唯一能走的路了。”

  “不!你只是尚未自那晚的震撼中醒来,而且你还受着伤,在你身心都不稳定的状态下,才会有这种错误的认定。”

  “这个‘不’字我对自己讲过无数次,我拼命举例子来证明我不爱你,可是越证明我只会越心虚,既然我再无法管住我的心,至少让我管住自己的身体吧!我要跑得远远的,不要让自己有机会做出伤害你或巧巧的事。”

  晏伶   …给我们彼此多一点时间来厘清自己好吗?”

  她不语,默默地缩在他怀中吸泣。

  “晏伶--那一晚我们都失足了,不管如何我们该做的是弥补而不是伤害。”“伤害?你告诉巧巧了?天——不要啊!她抬起了头,泪流满腮。

  “不要激动,我没告诉她。”

  “求你不要让我变成罪人,伤害那么纯善的巧巧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我懂!我知道你的苦心。我们都沉沦在严重的罪恶感中无法自拔,但是我们必须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如果你一走了之,不仅对你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啊!”“可是我……”她犹豫了。

  “答应我,不管如何都不要走。”’他坚持。

  在他坚定的眼光中她让步了。看着他将皮箱里的东西一件件重新摆回衣柜,她露出了胜利笑容。

  时间?她可没那么多耐心!

  巧巧的三餐在咸威泪水搅拌中度过。

  这段日子季墉不好过,她也不曾安稳,她的体重直线下滑,颊边的凹陷突显了颧骨的高耸,她变得极易受惊,季墉一个声音都会让她吓得全身发抖。

  她不想自己无助地成为秀墉的箭靶,却没有能力改善这一切。连着几天的反胃造成了她的虚弱,是心情影响了她的食欲吗?她不知道,食物摊在她眼前,她只有作呕的欲望。

  细数着水水返国的日子,她盼望姐姐能为她解除这些迷雾,帮她走回平坦的婚姻路。

  距离那次的争执又经过了二个星期,巧巧照着平民步调过生活。她和季墉间已鲜少交谈,她看出他焦虑不安,似乎事事都不顺心、不顺手,巧巧猜测有事困扰了他但她却帮不上忙,要是换个能助他一臂之力的妻子,情况会好得多吧!

  她为季墉冲好咖啡放在他手边,然后悄悄地坐回沙发。虽然他们的距离只有两步,但他们的心却相隔千里。为了防止她的窥视,他在心理架设起一扇门,在防范她的同时,也把她的关怀挡在门外。

  霍地,办公室的门被用力推开,泪如雨下的晏伶自外面冲进来。她没跑向  季墉,反而走到巧巧面前牢牢握住她的手臂猛烈摇晃。

  “巧巧,我承认自己对不起你,可是那天真是个意外,我没有要抢你丈夫,我早就打算要走得远远,我没要霸住你的丈夫阿……你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巧巧被她摇得满头露水,张口结舌说不出半个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