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恋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迷恋邪君目录  下一页


迷恋邪君 page 21 作者:惜之

   
  “谢谢你的配合。“拍拍那个被她扶持、身量超过一八O的高个儿,转身面向贺季墉。

  ‘不客气!”他先对若若作过回应,再转头对季墉说:“看来我今天来访的不是时候,下回再来找你”大个儿摊摊手无奈地说道。

  “堂哥!不用走,不到三分钟她就会自动离开。”季墉留住了贺耕尉。

  他们是一家人?贺家男人都是喝生长激素长大的吗?怎么一“丛”比一“丛”高?好恐怖呀!可是人矮气不能短,这是她和水水的名言。挺挺还其可观的胸,她把头仰得像只骄傲的孔雀。

  夹在盛怒的男人和女人中间,耕尉十分了解地乖乖团嘴,找了个离他们最远的沙发一角坐下,摆好姿势准备“站高山看马相踢”。

  眼见季墉没开口的打算,若若决定先起干戈。“贺季墉!你这个世界超级大智障,你被刘晏伶那个奸诈的烂女人耍了。”

  “巧巧到你那边诉苦了?很好!回去时帮我带句话,如果今天之内她不自动回家、那张离婚证书即时生效,到时她就会一无所有。’”

  昨天,他好不容易安抚好晏伶回家,竟发觉巧巧把照片连同填好名字的离婚证书摆在化妆台上,还带走了属于她的东西。他预估巧巧合去找若若,果然不出所料。。看他毫无悔意,若若气得破口大骂。“你这忘记装上脑浆的猪脑袋,请你仔细想清楚,巧巧嫁给你除了‘贺太太’三个字之外,你还给过她什么?她本来就一无所有,还怕什么一无所有?”

  季墉默不作声。

  “你知道她昨天整整走了三个小时才走到我家吗?我问她为什么不坐车,而她的回答竟是--她没有半毛钱,天哪!贺总裁,请问您,您是空有头衔却身无分文,还是舍不得给你老婆一点零用钱?你老婆居然比我这个穷学生还穷。”她连珠炮弹地吼了他一大串。

  “这一点我承认是我疏忽了,但是要讨论零用钱的事,我希望是和我妻子当面谈。”他坦承过失。

  “结婚前巧巧没工作你是知道的颜伯伯以为她要嫁到‘大户人家’更没想过要塞私房钱给她,结果一个堂堂大老板的老婆居然比高架桥下的游民还穷,而你这个白色痴呆竟会相信她有钱去在征信所未调查你的婚外情?”若若停下来喘一口气。“怎么?现在的征情社已经归属于慈善机构了吗?为了端正社会风气义务帮人‘抓猴’,不但免费还提供软片、照片冲洗资、外加牛皮纸袋一个?”

  若若的话像铝合金球棒,锵一声正中他脑门。

  “你是说巧巧没找人。。。。。”

  “抓老公外遇对正牌老婆有什么好处?如果有好处希拉蕊为什么要拼命否认她老公有外遇?动动你那个没多大用处的头脑;真正能拿绯闻赚到好处的是谁?笨蛋!是李爱斯基!”

  “你在怀疑晏伶?”

  “我没有怀疑她,我是在指控她!如果巧巧知道你和她有一腿,她不理直气壮地把你写得狗血淋头还由得你三天两头挑衅她?就算是真有投信所要勒索,请问您,你和那只狐狸精谁比较有钱?你结婚、她未婚,了不起是第三者嘛!有什么好值得勒索的?你当全人类都和你的智力成绩一样挂零吗?这一切摆明了都是那只琵琶精在作怪!”

  在她左一句智障、右一句白痴,在她把晏伶从狐狸精变成琵琶精的过程,季墉的脑筋逐渐清晰。

  “巧巧还替你辩护,说你是在醉得不醒人事的情况下把她给FIRE的,别人我是不知道啦!就凭你贺季墉——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有那么大的能耐,被灌得烂醉如泥还有本事发春,发春也就罢了,还能正确无误地把另一个醉成同级指数的女人脱光,然后对准洞穴发射成功。是你太‘短小精悍’,还是她‘浩瀚如洋’?.”被她的黄色言论左抠右洗一大顿后,季墉想出更多疑点。这下子该轮到他去找家合格征信社了。

  “这件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现在我们回你家接巧巧。”事情发展出现曙光,沉屙重石自胸中卸下,想起自己是如何委屈巧巧的,他迫不及待要找出她。

  “不要她乖乖自己走回来了?”欣赏归欣赏,该修理的时候还是不能放过。“你不用讽刺我。’他按捺住燎原怒焰。

  “我从不讽刺别人的,你可别乱栽赃。”

  季墉叹口气,莫法度,他没二哥那张人皮面具可用,只好低声下气地求起她。“你知道我心急如焚,这段日子巧巧受了不少委屈,我急着想找到她安抚她。”“我不是说过了吗?就让那张离婚证书即日起生效,反正今天她横竖是回不来了。”

  要不是有贺耕尉注目击证人在场,说不定他会当场把若若给毁尸灭迹。

  “她还在生我的气?”

  “就是没有才呕人,她从头到尾部认为是自己高攀上你才会有这种结果,她说只有晏伶种女强人才配得上你,所以要我代她祝贺你们琴瑟和鸣、白头偕老。”“走!我们马上走!”他忍气吞声已达权限。季一把提起若若,像屠宰场里投鸡毛的屠夫,抓得她嘎嘎大叫。

  幸好另一个“高人”把她从季手中拯救下来。“你快带季回去找巧巧,他已经急坏了。”贺耕尉出口调解。

  “不是我不带他去,巧巧不在我家,她趁我去帮她买早餐的时候偷了我包包里的一仟七佰三十六块走掉了,她交代我跟水水要,可是我等不及水水回国,他得代巧巧还钱,还要加上五分利,要不然我会活不过这个月!”

  “该死!她会躲到哪里去?”他青筋暴胀,举拳捶向门板。

  “安啦!别急也别气,我估计她最多一个星期钱花光了就会乖乖回家,因为一仟多元没本事让她躲到天涯海角,而且她没水水那么精明,一躲就躲个一年半载,七天后她不回来,你再雇人去找也还来得及。反正你们贺家男人都很擅长找女人。”若若一屁股坐上季精的办公桌,蹬着两只脚扣扣作响,展华企业的总裁、副总裁办公桌都坐过了,接下来还要坐哪一张?她得好好想一想!

  而若若这回没猜对!因为巧巧整整躲了六年才再度现身江湖。

  第八章

  闹钟在清晨六点整铃声大作。

  巧巧翻个身把头埋入枕头中——根据心理学研究,从睡姿可以了解一个人的性格,这对别人来说准不准不知道,但对她这种鸵鸟性情是绝对准个百分之两千。

  正在刷牙的贯洲无奈地含着满口草莓味道的牙膏泡泡,走到巧巧床边把铃声按掉,解除闹钟和巧巧间的彼此折磨,再回浴室把满嘴的泡沫吐掉。

  站在板凳上,他拿着毛巾对着右脸颊那几颗碍眼的小雀斑用力擦几下,好像每天多抹那两下,天长日久下来那些暇疵就会自动消失。

  这是一个单纯的五岁男童幼稚的想法,因为若这种想法成立,台湾海峡会在短期内沉入几千部雷射治疗机。

  张开掉了两颗门牙的小嘴,他轻咳两声,对着镜面发表演说。

  “晦!季墉爸爸好,我是您的儿子颜贯洲,刚过完五岁生日,上个月我考上资优入学,智力测验成绩是一九八,离差智商是一七三,因此暑假过后我就可以上小学了。我预计升小三那年再去考音乐资优班,对于我的未来我有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我的妈妈叫颜箴巧,据了解她是您的前任妻子,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她?她有点糊涂,呆呆傻傻的,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的头脑绝对遗传自您,当然一这一点妈妈从来都不敢否认。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