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恋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迷恋邪君目录  下一页


迷恋邪君 page 22 作者:惜之

   
  这回妈妈带团到台北比赛,比赛完后我们会留在台北多玩两天,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出来见我一面,虽然我对照片上的您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我还是希望看到真正的您,并和您拍照留念,这样我就可以大大方方和同学说:“我真的有一个爸爸,而且是个很聪明、很优秀的爸爸。”说完,他一鞠躬,像演讲比赛结束一样对自己拍拍手。自从他认出杂志上的风云人物-贺季墉,和妈妈照片上的男人是同一个人时。他就拜托钢琴老师在每次下课前念一遍报导内容给他听,尤其在他知道爸爸是个商业上的领导英雄后,对他更加崇拜不已。

  这回,他要上台北还是最疼他的钢琴老师帮他查出展华国际公司的电话。贯洲把电话拿出来再确认一次后,满意地收入旅行袋中。这个在他脑海中酝酿已久的寻亲之旅终于要实现了,他高兴得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

  他打开冰箱,找出土司、果酱和牛奶,迅速俐落地做好两份早餐,然后从衣柜里翻出小提琴演奏时穿的白色衬衫、蓝短裤、蓝背心、领结和长袜。

  等穿戴整齐后,他拉掉巧巧身上棉被、、枕头、klTFY娃娃……所有遮蔽物,拿出早已蓄好水的水枪朝巧巧脸上连开六发,她这才不负众望地坐起身,嘴里还喃喃地抱怨着:“你不能用文明一点的方式叫我起床吗?”

  但当她的朦胧视线对上贯洲送到面前的闹钟时,她尖锐地大叫一声:“啊一一我快迟到了。”然后飞快地冲下床、跑进浴室……

  贯洲不症不徐地检查窗户、瓦斯、切下电话答录机,等她穿戴好出来时,他已经把行李拉到门外,手指头甩着钥匙。

  背起小背包,巧巧猛然想起她的舞衣。“我昨天忘记收行李了。”

  贯洲不耐烦地拍拍行李箱说:“都在这里了!”

  巧巧感动地冲往前,大大地呶了他粉嫩的小脸颊一下。“儿子,我真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我也很怀疑。算了!反正下半辈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锁好门,他一手拉着行李、一手牵着巧巧走过电梯中。

  不知道是周遭人的强势造就了巧巧的无能,还是她的无能成就了身旁人的强势?反正她就依着莬丝花的生长模式,攀着身边的树慢慢的往上生长。

  这些年光阴对巧巧是优渥的,它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的肌肤依旧细致滑嫩、五官依旧青春亮丽、经常运动的身体不因生产而变形,岁月带给她的只有妩媚与自信。在最后三分钟,巧巧总算在火车站前和八个学生、六个家长会合。

  四小时后巧巧把贯洲安顿在饭店,带着学生家长前往比赛地点。

  贯洲关上房门,转过身清清喉咙,将早上的台词再背一遍、拍拍手,拿起话筒。贯洲告诉自己他一定会成功的。

  季墉透过落地富对上天边晚霞,一天将尽,他的心里不胜晞歔。

  探揉眉峰,不知怎地今天特别疲惫。左眼皮跳得厉害,人家说左眼跳灾、右眼跳财,他大概要楣运罩顶,无妨。自从巧巧走了以后,好运已经与他绝缘。

  快六年了,这六年里他从没有放弃过寻找巧巧,但却始终一无所获,她像凭空消失的泡沫,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拿起桌上的结婚照,季墉用指尖抚过她美丽的脸庞。她还好吗?她是不是也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想念他?或是……恨他?

  日日夜夜对着照片细数着自己的罪状.是他鸭霸的沙猪性格压出了婚姻裂痕,是他的大男人主义让他以为妻子就该乖巧地在家里等候着取悦丈夫,而忽略了巧巧的心理需求。他只容许自己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舞团老板发火,却不允许巧巧为一个费尽心思要谋夺她位置的女人吃醋。这不是活生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例子吗?原来他比古代的帝君更专制!

  这些年,他从大哥、二哥的婚姻里学到许多夫妻相处之道,了解女人不仅要尊重,更该专心疼爱。女人可以是心灵沟通的好友,而不单单只是当摆饰的陶瓷娃娃。可惜他学得太慢了,失去了巧巧,也失去了灵魂里最快乐光灿的一环。

  门外的轻扣声敲醒了季墉的奠想。

  “进来!”

  是叶秘书,自从晏伶离开后他开始起用男秘书,于是叶秘书就这样一路跟着季墉走过这六年。渐渐地,他们从上司下属的关系慢慢发展成朋友,进而能分享彼此的心事。“宗翰,有事吗?”

  “有件事一我想应该让你知道。”他的态度谨慎而小心。

  “什么事?”他今天不想听太多的意外,可是宗翰的表情令他好奇。

  “你有没有私生子?”

  “我?”季墉哈哈大笑起来,像他这样守身如玉的男人,外面的女人想拿到他的精子可难如登天,会造这种率的人比较像二哥。不过自从娶水水后,他大概也没多余精力乱搞了吧!

  ‘不要笑!有个自称你儿子的‘有为儿童’,今天一下午打了二十几通电话给每一个部门的人。我想是因为总机不接电话到副总裁办公室的关系,所以他才胡闯一通。”“我的儿子?”季墉眉头高高扬起。有意思!对这个锲而不舍的小子他有了兴趣。“他叫颜贯洲,是个智商达到一九八的资优儿童,因为他的母亲又笨又迷糊,所以他深深相信他的智慧是遗传自你。”想起那个小鬼的自我介绍,素有冷面笑匠之称的叶宗翰也忍不住喷笑出来。

  ‘今天是愚人节吗?他为什么要找上我?”

  “他想和你拍照留念--他、他把你当成美国的自由女神像。“一说到这里叶宗翰笑得前仆后仰再也站不直。“我要是那个叫颜箴巧的老妈,我会把他塞回肚子里!”“颜箴巧?巧巧’?他有没有说他人在哪里?”季墉一跳从办公椅上弹出,揪着宗翰的领带问。

  “你果真有私生子?”

  “别胡说,如果那个资优儿童没乱说的话,他可能就是我的正牌继承人。”

  “你是说……那个笨妈妈是你失踪多年的老婆?”

  “没错!”他和宗翰有默契地一击掌。

  六年了,他像深宫怨夫埋怨着老天不公,尤其在水水和二哥那对漂亮的双胞胎女儿的围攻下,他一天照三餐外加点心,痛骂自己的愚昧昏庸。要是当年他肯信任巧巧一点,肯把心事和巧巧讨论,今天就不至于走到这样的地步。

  可是--凭空掉下一个儿子,五岁的资优生耶!比二哥的双胞胎整整大了一岁。他可以仰起下巴出头天了!

  回过神,他发现宗翰居然理也不理他,步伐快速地往外走。

  “喂!你要去哪里?”

  “我去严刑逼供,要他们把资优儿童的饭店、房间号码给我背出来……”贯洲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就认出他是他爸爸,而季墉在接触到他目光时就敢确定那就是他的儿子。

  不单单因为他们酷似的外表,也不完全是父子天性,而是他们拥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那双瞳仁里有着自信肯定、闪烁着智慧光芒。

  贯洲虽然高兴得快要昏厥过去,但仍像个小大人般维持绅士风度,整整领结,伸出手握住他。在父亲面前他想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季墉爸爸您好,您先请坐,我再—下子就弄好了。”

  季墉依言坐在床边,看着他忙碌的小圆身体,爬上爬下把衣服架好,再将行车装塞入柜中。小脑袋在衣柜里作一番巡礼后,他满意地点点头,关上门。再帮季墉倒来一杯牛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