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恋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迷恋邪君目录  下一页


迷恋邪君 page 6 作者:惜之

   
  “好多了!”他昧着良心说。

  “那就好。”想起刚刚的亲密,爸爸的叮嘱选在这时刻来敲醒她浑饨的脑袋。她……违反了爸爸的话,他不知道要多生气了,怎么办?她又惊又怕,咬着辱不让自己哭出声。但是喉咙合作、泪腺却不依,硬是让泪水滴滴答答地一颗颗滑落。

  一阵湿意儒染上季塔的胸前,他讶然地抬起她的下巴。“你哭了?为什么?”她使劲摇头不作答。良心在长期的认知和现实中反复煎熬。

  告诉  我你的想法、感受。”季墉诱哄着。

  “我觉得自己很坏、很邪恶。”

  他的吻让人家觉得邪恶?看来他的吻技有待加强!

  “因为吻我?”他握住她的肩膀强迫她巡视他的眼睛。

  她在他犀利的目光中诚实地点头。

  “你还说你从不为别人的快乐压抑自己,现在你不就是为了我的快乐委屈自己?”“我承认你很聪明,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刚才你吻我的时候,我也很快乐啊!”她的答复让季墉扬起眉头露齿微笑,这种无心的夸奖很贴心。

  “真的?”季墉再次确定。

  “是!”她认真地点点头。

  “好吧!我们过去宣布大消息。”他点头下了个重大决定。

  “直布大消息?”

  他、他不会要告诉爸爸说他们接吻了吧?那怎么行?他们一定会气得尽跳如雷。虽说做错事了,可是她不后悔啊她并不想爸爸骂季墉。

  “不要吧!这不、不是大事。’她结结巴巴地说。

  “谁说订婚不是大事?”季墉扬眉问道,看着巧巧整睑雾水,她铁定把事情想偏啦!“订婚?我们吗?为什么要订婚?”她呆了、傻了。脑筋绕不出他筑的迷宫。为什么?这问题季墉也在心里自问。

  到底为什么?嗯——因为,第一,巧巧符合他要娶处女老婆的条件。第二,她很乖、很听话,会以他的意见为意见,这样很能满足他大男人主义的需求。第三,她单纯容易满足,不唠叨、要求也不多,将来一定不会对他这种工作狂老公有太多抱怨。第四,她的吻尝起来真是该死的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要亲手把这个天使变成凡人。

  事事讲究条理的季墉快速在脑海中,整理出几个想要娶巧巧的理由。

  “是你说只有未婚夫才可以亲你、牵你的手,可以让你过了七点不回家,可以让你去麦当劳吃饭”

  “因为想帮我,所以要和我订婚?”她明白他是最最好心的人,可是为了行善,他好像牺牲太多了一些。

  “不!因为我喜欢抱你、喜欢牵你、喜欢吻你、喜欢有你在我身边,我要让这些举动变成光明正大、名正言顺。”

  他的一番话让巧巧羞红了脸。

  她爱听他说那大串“喜欢”,也爱上地喜欢对她做的事。她像他一样希望让那些举动变得光明正大,可是光有这些“喜欢”就能够让两个陌生人做出结婚这种重大决定吗?“订婚后你会爱我吗?”巧巧迟疑地问道。

  “谁教你问这话的?”他估量以她简单的心思,绝对想不到那一层。

  “是水水,她说爱情在婚姻中很重要。’‘“她被小说、电视欺骗了,‘爱’这种东西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它是一种临时起意的感觉,随时都会被吹干、风化、升华…··转眼消失不见。若婚姻单靠这种东西杂系,会很没有保障也很危险,你说如果爱情不见了,是不是就要离婚再去寻找另一段爱情?那么孩子怎么办?家庭怎么办?”

  “可是水水说没有爱情,婚姻会很快变质,最后就相看两相厌。”

  “架构婚姻的要件是责任,夫妻间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包容、适应、配合,唯有双方都肯付出,感情才可以经由培养慢慢形成,当然,我不否认有爱情会让两人的适应更容易些,但爱情毕竟会褪色,在婚姻中它的分量绝对没有水水想的那么重要。”

  “咀!我想你是对的。”她歪着脖子想了好半晌。

  ‘你准备好配合我了吗?”

  “准备好了!”她点头承诺。

  “那么我们还在等什么?进去告诉爸妈吧!”

  他们的决定在家长间投下一枚威力十足的核子炸弹。

  他们当然希望能结成儿女亲家,却万万没想到会进展得超乎想像的快,这样子似乎太速食也太草率  了。

  “你们确定吗?婚姻不是儿戏,就算是订婚也不  该莽撞行事。”颜在亚说。四双眼睛同时盯着手牵着手的两人看,巧巧害羞  地躲到季墉身后,躲掉金光闪闪的人道锐光,他护住她,一副天大的事由他顶着的模样。

  “要不要多考虑考虑,毕竟你们才认识一天不到。”贺聚文说道。虽然地希望儿子乖乖听父母亲安排,可也没有要他那么听话啊!

  “我们已经考虑过了。季墉明确表态。

  “可是,你们·。··。·太快了……”颜在亚找不出有力的反驳。

  “不然,你们先交往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到时不管你们要不要订婚我们一定全力支持。”季塘侧脸看看巧巧,她轻摇下头,很容易地,他读懂她的意思。

  “巧巧坚持只可以跟未婚夫出门、牵手,不能跟别的男人做同样的事情。在这种限制下我们很难交往。”他说话保守,早在他还没确认自己要不要“未婚夫’这身分前,更亲密的举动他都对巧巧做过了。

  季墉的话大大满足了颜在亚的虚荣心,他调教出来的女儿果真与众不同,仅此

  一家别无分号。“巧巧,爸原则上同意季塘当你的未婚夫;只不过你们总要给爸爸

  和贺伯伯一点时间准备。”

  “爸一你的意思是……”她的语汇理解力不强。

  “我的意思是,季墉做定了我颜在亚的女婿,往后你就多和他出门培养感情,几点钟回家都无所谓。”他的家规为季墉大开方便之门。

  “懂了吧我已经是你的未婚夫了。”

  季墉当场拔下他手上的戒指套上巧巧的小指,但戒指太大了,他取下巧巧胸前的项链把戒指串上去,再挂回她脖子。

  “太棒了,我又多了一个媳妇。”季墉的母亲——李铃兴奋地上前抱住巧巧。“唉——我们家女儿怎么还是逃不出你的掌心。”方雯笑着对李铃说道。“当然,我早说过来一个我留一个,来两个我留一双,等办好了这一对,我再派出我家那个老二一一仲墉去把水水追到手。”

  李铃有了媳妇说话突然变得“昂声”,连走路都有龙卷风在旁助阵,说起大话自然就更脸不红心不喘了。

  “我家那个水水啊……唉一一你就不要抱太大的指望,她呀……”想到水水,颜在亚就三声无奈,还是别把她抬出来茶毒别人家的青年才俊……

  第三章

  有了”名分”,巧巧堂而皇之地和季墉出双人对。

  今天季墉从颜在亚手中接走巧巧,带她到木栅动物园,看着她惊喜连连、又叫又跳地模仿动物表情,他仿佛也回到童年,享受起那种童稚的单纯快乐。

  如果说巧巧是天使,她一定是个散播欢乐的天使,她像一个发光体,深深吸引人群的眼光,这时他不得不感激起颜伯父的过度保护,要不是有他全力把巧巧关在象牙塔内,今天他哪有这么个求之不易的好老婆可以娶。

  巧巧踮起脚尖一旋身,做出一个芭蕾舞的旋转动作。

  “你会跳芭蕾?”季墉惊讶地看着巧巧。

  “是呀!我学好多好多年了,本来想当舞蹈老师的,可是舞蹈社里有一个讨厌的男生老板,我爸爸就叫我别去上班了。”那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求职,也是最后一次,从那以后她就专心的在家中当起英英美代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