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红妆御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红妆御医目录  下一页


红妆御医 page 18 作者:阳光晴子

   
  他不要酒后乱性、也不要酒后失身,老天爷!会出事的!会出大事的!郁竹君阖着双眸,心里频频呐喊。

  钱笑笑站在床边,炯炯目光看着郁竹君拧眉紧闭双眸的脸,黑眸中藏着一抹复杂的沉静,久久,久久,久到郁竹君都快因屏息而感到呼吸困难时,他终于转身离开。

  他人一走,郁竹君连忙睁开眼睛,大口的吐气、吸气、吐气、再吸气,来回了几次终于放松了,不一会儿,酒意回笼,又沉沉的睡了。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之间多了一股说不出的暧昧。

  郁竹君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神,老是如影随形的追着钱笑笑。

  钱笑笑感觉到他的眼神,就会莫名的浑身紧绷,眼睛不自觉落到他的唇上定住不动,郁竹君每每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样的眼神通常都是你看,我不看;你不看了,我才看,互相追逐。

  幸好,两人都有不错的自制力,只有两人独处时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像是郁竹君到医馆看诊、钱笑笑到镇上寻找线索时,两人皆会努力的压抑那股存在于两人之间的致命吸引力,至于醉后的那一吻,两人也有共识的绝口不提。

  不过练武这档事,两人就没共识了,郁竹君赖皮的每天早上都以身体不适为由逃避,再不成就是尿遁,躲在茅厕一个时辰,接着就得到镇上去了。

  不是他太没用,而是钱笑笑觉得他肤色太白,要他蹲马步的同时上半身打赤膊,晒晒盛夏的暖阳,晒出古铜的阳刚气。

  打赤膊?不可能!他绝绝对对不可能裸上半身!既然拒绝不了,他也只有逃了。

  这日,夏日太阳发威,一大早,炙热的阳光已将大地烤得发烫。

  钱笑笑将郁竹君从马车上拉下来,说他昨日已告知欧阳进磊他们俩今天不会进城。

  “我跟欧阳大夫聊过了,他说你那经年累月的老毛病,也许练练功夫便能改善体质。”顿了一下,钱笑笑冷冷的道,“你逃避练功也有半个月了,也该够了。”

  说完,钱笑笑硬是拖着郁竹君来到水井边,几名早起的孩童也聚集过来,起哄着要钱笑笑打一套拳给他们看。

  郁竹君本以为钱笑笑不会理这些吵死人的小麻雀,但显然当初那些祭了他的五脏庙的地瓜发挥作用,不仅喂饱他的胃也软了他的心,这阵子他跟小鬼头们的互动愈来愈好,有空暇时就教他们读书习字,也会陪其中一、两个想练武的小鬼开始练练拳脚。

  思绪间,郁竹君看着光裸着上半身的钱笑笑练拳,每一记都虎虎生风。

  他虎背劲腰、肌肉纠结,阳光下,身上汗珠闪闪发亮,展露出勇猛的体魄,郁竹君发觉自己很糟糕的在猛吞口水。

  他思春了?不对,要思也不是能思他啊!

  好巧不巧的,钱笑笑许是发现他的视线般,突然看向郁竹君,眼神之专注让他的心跳咚咚作响。

  热!莫名的好热啊!

  “小大夫,钱大哥哥是不是好棒啊……咦?小大夫的脸怎么那么红?”小梨花突然看着他道。

  钱笑笑刚好打完拳,全身汗流浃背,见郁竹君双颊泛着晕红,他破天荒的出言打趣,“小大夫一直希望能有我这样的体魄,可能正在幻想,你这一叫,他糗了,自然害羞了。”

  “真的吗?小大夫。”几个娃儿睁大眼睛问。

  郁竹君尴尬的吞了下口水,努力表现出轻松的态度,“怎么可能啦!”他的目光看向仍直勾勾凝睇着他的钱笑笑,“我说你真的搞不清楚,我现在已经有太多女人抢着要了,若再练得同你一般的好体魄,我还能活吗?不,我不愿意练。”

  “不行!你练啦,这样那什么牡丹、蔷薇的姑娘就不会来缠你了呀。”小梨花最生气,因为小大夫是她的,她们最近常来找他都快把小大夫抢走了。

  “她们不敢来了啦,钱大哥哥每次都挡在门口瞪她们,她们这几天都没来了呀。”皮皮开口,其它的孩子也猛点头。

  的确,那两个女人还不怕死的几度上门想灌郁竹君酒,都被钱笑笑给吓走了。

  钱笑笑拿了毛巾抹了把身上的汗渍,先叫孩子们到另一边的空地上去习字后,再走向郁竹君看着他,刻意压低声音,“只要练好功夫,你也能娶个妻号,生儿育女。”

  说到底,他还是以为他在房事上无能!郁竹君无言,但不管怎样,要他脱上衣,免谈!

  “得了,你又何必一直勉强我练功,你要报恩,我想想要你怎么报总行了吧?我是文人,不想也不愿打赤膊。”怒气不知打从何处来,总之,郁竹君就是火了。

  这段日子以来他过得太紧张、情绪也太紧绷,而且他还严重思春!

  想到这,他沮丧的头一垂,觉得身子不太舒服,动手揉搓一下胸口,“我想回去再睡一下。”

  钱笑笑神情一凛,“郁竹君。”

  第6章(2)

  “你烦你的事吧,一点进展都没有,我都替你担心了,你别吵我了。”他头也不回的挥挥手,溜回自己的房里。

  他这一席话戳到了钱笑笑的痛处,他没有上前再将郁竹君抓冋来。

  一无所获是他这半个月来寻访的结果,加上他打着自己是郁竹君远亲的名义,又不能逢人便问可曾见过他,因此成效不彰。

  他想过干脆离开这里,这样才有机会查明自己是谁,来自何方,但这表示他必须跟郁竹君分开,因此他迟疑了。

  他跟他之间的吸引力愈来愈强烈,他很清楚只有离开才不会让这份感情继续沉沦下去。

  但是,他下不了决心,还舍不得离开……

  郁竹君回到自己房里后,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

  乱了!全乱了!怎么办?近来只要独处时,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意外之吻。

  虽然他喝醉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那个吻的感觉,可是,他知道那个吻真的有发生过。

  郁竹君一下子躺、一下子坐,一下子又在桌旁踱步绕圈圈,眼神还会不听话的偷偷看向窗外,看着钱笑笑在前院练武,那张脸、那身材实在很引人犯罪,他愈瞧就愈不能自已……

  “君儿。”

  钱笑笑走进屋内,朝躺在床上的郁竹君温柔一唤。

  郁竹君困惑的张开眼眸,惊见他黑眸里有抹动人的深情,粉脸霎时染上一片嫣红。

  钱笑笑双手轻轻抚着他粉嫩的脸颊,缓缓靠近,先啄了他的唇一下,随即在他脸上恣意亲吻。

  “不行、不可以、不行的……”郁竹君微微喘着气儿,想推开他却浑身无力。

  钱笑笑热情的拥吻,目光与之缠绵,手也没有闲着,缓缓解开他的衣服,灼热的呼吸一路往下,从他的唇、他的下颚、他的脖颈,顺着被拉开的衣襟往下。

  郁竹君被吻得忘情嘤咛呻吟之际,忽然意识到他的手正在拉开自己的衣襟。

  他脸色陡地一变,“不行!钱笑笑,真的不可以!”他吓得大叫,硬生生的推开他的头,坐起身来,“真的不可……”

  咦?郁竹君困惑的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躺在床上,他怔怔的瞪着眼前的桌子,原来他不仅是趴在桌上睡觉,还日有所思的作起春梦?!老天

  “什么真的不可以?”头顶上突然传来钱笑笑低沉冷清的嗓音。

  “啊!”郁竹君吓得放声尖叫,又抱头趴回桌上。

  钱笑笑走到他身边,不解的看着他,“你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虽然我没做过什么亏心事,还是会被你吓到。”郁竹君又坐起身来,一手抚着怦怦狂跳的胸口,火冒三丈的仰头瞪视着钱笑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