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红妆御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红妆御医目录  下一页


红妆御医 page 34 作者:阳光晴子

   
  翌日,金銮殿内,文武百官一如过往等候皇上驾临,这时殿前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这是谁?是谁?”

  “不是郁御医吗?她怎么……她是个女红妆?”

  众臣议论纷纷,惊愕的看着她。

  此时的郁竹君一身女装,身着一袭绣金粉白缎华服,一头青丝如瀑,头上仅有一支简单但价值不菲的翡翠发钗,她柳眉如山,一双明眸澄净黑白,秀气的鼻梁配上红润樱唇,不过淡扫娥眉已是倾城倾国,如天仙下凡。

  多少皇子、皇亲国戚顿时惊为天人,甚至有意凤求凰,没想到,她这一袭红妆打扮进殿,竟是为了要离宫。

  皇帝甫上朝,郁竹君便上前禀道:“谢谢皇上恩准让民女回归家园。”她屈膝行礼。

  皇帝点点头,对众卿宣布,“郁御医已在昨日向朕请奏要回乡,朕虽不舍,但如众卿所见,她原是女儿身,因天生命格奇异,甫出生即以男婴育之,”顿了一下又道:“如今命中大劫已过,在皇宫生活她并不适应,所以朕准所请让她返乡,只不过郁御医仍是朕钦赐的红妆御医,朕下诏通令天下,尔等更不得以一介平民视之。”

  “臣等遵旨。”众臣拱身行礼。

  郁竹君拱手,“臣谢皇上。”

  她偏头一看,满朝文武及皇亲国戚,她想再见最后一面的人却不在。

  “郁御医,你真的不愿改变心意留在皇宫?”皇帝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她微微摇头,“青山绿水,臣向往之。”

  他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好吧,就依你所愿。”

  “谢皇上。”

  不久,郁竹君步出皇宫,身边多了两名宫女,虽是皇上所赐,但郁竹君打算一出京城就让两人自由,她不习惯也不想让人伺候。

  步下阶梯,皇宫大门前已备妥了马车,除了车夫外,还有四名黑衣人等候。

  她深吸口气,回头再看一眼,但还是没有某人的身影。

  她转头,走了一步,随即停下。

  不远处,耿少和走了过来,身后还有祁维、董风随侍。

  他看着她,一抹惊艳迅速的闪过黑眸,但也仅有瞬间,旋即恢复原来的冷峻。

  祁维、董风两人直瞪着她看,真没想到她女人扮相如此绝美,完全不输皇宫里的公主、嫔妃。

  他定定的看着她,她也无畏回望,然后恭敬行礼,“四爷,保重。”

  “保重。”他只丢了这句话就越过她走了。

  祁维、董风朝她分别点头,再快步跟上主子。

  郁竹君沉沉的吸了口气,微转过身,凝望着在秋日阳光下,耿少和高大挺拔的背影。

  不该再追逐他的身影了,是时候走出他的生命了,原本,他就是遥不可及的一颗星星。

  她深吸口气,坐上马车,两名宫女坐到另一辆马车内,四名侍从骑马随侍,一路护卫她回到徐淮城。

  第11章(2)

  殊不知耿少和早已回头看着马车渐行渐远,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那双深邃得不见任何波动的黑眸,窥视不到一丁点的心绪。

  “四爷,真的就这样让她走吗?”祁维忍不住开了口。

  “四爷,会不会太狠心了?”董风也跟着附和。

  “人抓到了吗?”他没回答,冷冷的看向两人。

  “照四爷的指示,已经将叶御医抓回泰安殿内了。”主子问起正事,两人也不敢再多嘴说别的。

  “皇后那里,有无风吹草动?”耿少和再问。

  “皇后还不知道是我们所为。”董风也连忙回答。

  他点点头,“一切都准备好了?”

  “是,都已掌握了。”两人再答。

  耿少和举步往泰安殿走去,两人快步跟上,同时忍不住看了看看似平静的皇宫,心里忐忑不安,他们很清楚,一场腥风血雨的战事即将在这里上演。

  一行人回到泰安殿,随即从书房内的书柜密门进到地下密室,叶政宇双手反绑跪坐在一角。

  一见到耿少和,他连忙挣扎着起身大叫,“四爷为什么囚禁我?再怎么说,我也是元龙皇朝的御医啊!”

  “御医?没有对症下药,眼睁睁看着我的母妃重病而亡的御医?”

  叶政宇脸色刷地一白,跌坐在地。

  “除此之外,你还是那淫后的老相好。”耿少和冷冷一笑,“我每日所喝的汤药,那老妖婆都逼你在里面加了料吧?但你不知道的是,我都没喝上半口。”

  闻言,叶政宇更是抖得如秋风下的落叶。

  “四爷,那都是皇后所迫啊。”叶政宇知道什么都完了。

  “你也贪生怕死。”耿少和冷嗤一声,一针见血道出。

  叶政宇难过的看着他,“对,臣是,四爷不知道皇后是怎么凌迟那些人的,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割耳挖目、蚁窝钻身、蜂巢围攻,残忍到无所不用其极……”想到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他不寒而傈,“那些人是活人却又似死人,能死倒还好,就怕想死又死不了,那一声声令人不忍的惨嚎,让人听了无法入睡……”

  祁维、董风听了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像也看到那惨绝人寰的一幕。

  “但是曾犯下的事我也难辞其咎,只求四爷给我一个痛快。”叶政宇苦笑一声,低下头,等着耿少和给他一刀痛快。

  “你放心,还不到你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耿少和在等,等一个万事俱备的时机,才能让皇后知道叶政宇在他手上。

  三天后。

  “叶御医是被四皇子抓走的?”皇后微微一笑,“看来,他是在向本宫宣战了。”

  “这可怎么办?”来禀报的侍卫急得很,却见皇后气定神闲,再想到前阵子四爷回来后,她就动作频仍的与“那一边”书信往返,难道……

  “皇后已料到今日之变,也已经做好准备了?”他讶异的问。

  她得意的噙起一抹笑意,点点头,随即交代侍从,“通知‘那一边’,可以行动了。”

  “是!”侍从欣喜,很快的转身出去。

  天色已暗,皇后好整以暇地起身,“走吧,去泰安殿。”

  几名宫女立即跟随在后,不久即进到泰安殿要人。

  “皇后来找本皇子要人,凭什么?”耿少和看着连通报都省了,就直接进门要人的皇后。

  “就凭本宫还不足够?”皇后盛气凌人的看着他。

  耿少和从容的走到椅座前撩袍坐下,不疾不徐的问:“确定是为叶御医而来?因为他知道皇后太多的丑事?还是刚好找到一个理由可以让皇后作乱?”

  语毕,他朝两名手下点个头,两名侍卫立即走出去,不一会儿就将叶政宇给拖了进来,跪在两人面前。

  叶政宇见到皇后,忽然笑了,这幸灾乐祸的笑容像在等着看皇后有什么下场,让她顿时绷紧了脸庞。

  她看向耿少和,“没想到,四皇子这么干脆。”

  “很可惜,是吧?本想用他当借口,本皇子却将人给带出来了。”耿少和笑看着面色微微铁青的皇后。

  “皇后不知道吧,其实本皇子前次出远门,表面上是奉父皇之命前往民间查税惩贪,实则是要查户部官票的贪渎案。”

  她脸色一变。

  “两年前为了增加国库收入,建设人民福祉,父皇特别批准户部发行官票由百姓认购,因此户部在全国各重要商城设立‘官银钱号’推行官票,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来,“但一年多前,有户部的小官对帐时发现官银钱号总局的账簿金额与各地钱号送来的账册金额不符,也就是说,户部送给父皇过目的账目金额短少许多。

  “户部里的人要他更改金额,重新缮写,但他拒做,反而私下与本皇子会面将事情呈报上来,我要他先照着户部要求做,自己再转告父皇此事。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