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红妆御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红妆御医目录  下一页


红妆御医 page 7 作者:阳光晴子

   
  “嘻嘻,善有善报,救人还是有好处,我好久没有这么放心的洗澡了。”舒服爽快之余,郁竹君忍不住叨叨念念起来,“钱笑笑伤好了,能自由行走了,态度还是冷冰冰的不见半点高兴,因为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吧……”

  泡在热水里,郁竹君好久没这么放松了,就这月余对钱笑笑的观察,他对他有绝对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完全没有邪念,他可以放心的休息,想着想着,他的眼皮逐渐沉重……

  门外,钱笑笑静静伫立看着月光如桥的山林,山路间隐隐可见有簇灯火缓缓的往这里移动,他半眯起黑眸,不会吧?真的有半夜偷溜进屋的女子?

  树影交错间,移动的灯火更趋近了些,远看提灯人的身形还真像个女子,他转过身想也没想的就直接敲门,“有人来了!”

  门内,没有传出半点声音。

  “叩叩叩!”他又敲敲门,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钱笑笑火大的再敲,“喀”一声,门闩被敲开了,门咿咿呀呀的打了开来。

  他扬高声音,“有人来了!”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他不得不走进去,见屋内多了一道屏风遮掩,屏风上面除了挂着郁竹君刚刚所穿的衣物外,还有一条长长的布条。

  钱笑笑皱了皱眉,握拳直接敲敲屏风,“有人来了!”

  近在咫尺的突兀声响让郁竹君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睡眼惺忪的看到屏风后方的高大身影,瞬间倒抽一口凉气,急急将身子往水里潜,尖声大吼,“你干啥进来?也不喊一声!”

  “我喊了,连门都敲开了你仍没反应,我还能不进来?快着衣吧,有人来了。”冷冷的说完这句话,钱笑笑转身就走。

  走了?郁竹君大大的松了口气,但又忍不住想逗逗他,“你不帮我一下,两个人穿比较快嘛,不然来的人看上你怎么办?我会来不及救你的呀。”

  他就不能正经点?钱笑笑不悦的抿唇,他身边从未有人这么大胆敢戏谑他……

  他突然停下脚步,又是“从未”,过去的他究竟是谁?

  片刻之后,郁竹君衣着整齐的坐在房里,坐在他身旁的是附近村落的独居老婆婆,人不舒服过来看病。

  因为她,钱笑笑难得看到一向不太正经的郁竹君,脸上出现认真的神态。

  “聂婆婆,你头晕目眩是吗?”

  聂婆婆点头,一边忍不住好奇的将目光看向站在门边的陌生男子。

  “聂婆婆,他是我的远亲,叫钱笑笑。”郁竹君边把脉边介绍钱笑笑给聂婆婆认识。

  聂婆婆朝他一笑,钱笑笑却是面无表情,眼神也漠然。

  生性胆小的她愈看愈害怕,老脸也跟着发白。

  见状,郁竹君马上回头,“你先出去,不然我还得开安神压惊的药给聂婆婆吃呢。

  “抱歉,婆婆,他没恶意,只是长得一张恶人脸。来,我看看,你眼睛充血,热气积在肝中消耗阴血,无法抑制的肝之阳气窜至头部,我开个钓藤散……”

  钱笑笑边听边走出门外,心想原来他有一张恶人脸?他不知道,事实上失忆的他连自己的长相都觉得陌生。

  不知过了多久,郁竹君提着油灯走出来,一手拿着药包左顾右看,见他站在凉亭旁便快步走过去。“我带聂婆婆回家,你先睡。”

  他微微点头,看见聂婆婆就站在屋前,一看到他,吓得又转头。

  他真的有一张恶人脸吗?

  钱笑笑闷闷的看着郁竹君笑容可掏的走向聂婆婆拍拍她的肩膀,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然后贴心的拿着油灯为她带路,两人的身影愈走愈远……

  聂婆婆回家了,可他呢?明天、后天或者未来的某一天,有没有人会来到这里带他回家?钱笑笑神情凝重的仰望天上繁星,心里有些怅然。

  第3章(1)

  月光皎洁,远在京城近郊的一栋豪华园林,在回廊、扶栏、庭园等处全点上了挂灯,灯火通明,衬着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顿现气势,奢华而璀亮。

  但整座宅邸相当寂静,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声响。

  主厅外,四名侍从战战兢兢的在门口守着,厅堂内,以细密的竹帘间隔为前后两部分,竹帘遮掩之处隐约可见一名女子端坐着,左右两旁各站立一名侍女。

  竹帘前方有两名男子拱手而立,后方还有六名男子,居首的其中一人上前一步禀告。

  “禀主子,四爷坠落在云海县的山谷,奴才派了许多人下到山谷寻人,发现山谷下方有两条河流,一往西北一往东南,两条河系都属内流河,一经纵谷,一经峡口,河流水深湍急,搜寻月余仍无所获。”

  竹帘后,女子冷冷的道:“时间再久,河流再深、再湍急也要给我找到人,没找到人我永远都无法安心,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主子。”男子的头垂得更低,早已出了一身冷汗。

  “还有,主子……”另一名男子也怯怯的开了口。

  “还有什么,快说!”女子的口气更严厉了。

  “皇上派出的密使似乎已察觉到我方的人在找四爷了。”

  竹帘后方是好长好长的一段寂静,众人不禁屏息,气氛凝结。

  终于,女子再度冷冷的开口,“四爷失踪后,皇上虽然命多名画师绘制了四爷的画像送至全国府衙协寻,但也下令只准私下搜寻,不许走漏消息,违者论斩,估计皇宫以外的老百姓都不知情。这是咱们的优势,不管那些密使知道什么,咱们势必要比皇上的人早一步找到人。”

  “遵命。”

  “去吧。”

  一群人立即拱手退了出去。

  竹帘后方,女子如羊脂般莹白玉润的手一挥,缓缓起身,两旁的侍女立即上前搀扶。

  此刻,另一名老嬷嬷突然快步走进厅堂,“启禀主子,韩蔚大人到了。”

  女子迈开的脚步收回,再度坐下,“快叫他进来。”

  “是,主子。”老嬷嬷很快的去而复返,领着一人回来。

  一名挺拔的男子快步走进来,屈膝行礼,“小的参见……”

  “不必了,起身。”女子打断他的话,直接挥了挥手。

  韩蔚连忙起身。

  “你还真是难找啊,韩蔚。”女子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不满。

  “小的知错,小的回乡处理一些家务事。”韩蔚俊逸的脸上有着严肃,“毕竟小的在家人心里已经是个跟着四爷失踪,生死不明的人。”

  “既是如此又何必回乡处理,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小的没有多作逗留,也没被人发现。”

  “行了,既是你的家务事,我也不想听,但有件事你非赶快去做不可。”

  韩蔚看来有些为难,他几乎已确定自己被紧急找来的原因。

  “有四爷的消息了,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最了解他,一定可以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找到他。”女子站起身,两旁的侍女又要上前搀扶,但她以眼神示意,两名侍女立即快步往左右侧走去,将竹帘缓缓拉起。

  只见一名珠围翠绕、美艳动人的女子自竹帘后现身,一派雍容华贵的走到韩蔚面前,明眸凝视着他出色的俊颜,“我已交代我的人一有消息就跟你联系。”

  她再走近一步,两人相距只有咫尺。

  韩蔚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因为心里明白自己退后也不对,上前更是错误,她是一个蛇蝎美人,即使年过半百,心狠手辣程度依然无人能及。

  半晌,女子微微一笑,径自拉开了距离,“去吧。”

  “是。”韩蔚拱手就走,似乎一刻也留不住,如果可以,他更想将她碎尸万段!

  女子看着他伟岸但紧绷的背影,娇笑一声,说的却是威吓之词,“提醒你,你要不主动联系我的人,我也有办法让你主动来找我,四爷的事,你最好听命。”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