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花袭 > 救爱顾问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救爱顾问目录  下一页


救爱顾问 page 26 作者:花袭

   
  “别哭了,宝贝,到底是怎么了?你还好吗?”花毓带徐冉冉回到自己家里,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帮她倒了杯冷开水,坐到她身边,轻拍着她的背安抚。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到我爸……我不知道我会那么失控,对不起……”徐冉冉频频道歉。

  “没关系的,宝贝,没关系,可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花毓将徐冉冉拥入怀中,亲吻她的发、她的额、她的脸颊跟耳朵。

  在他的安抚下,徐冉冉娓娓道来自己跟父亲跟家人的爱与恨,是因为今晚看到花毓跟家人的相处,触动她的心怀……

  她攀抱着花毓,极需要他的安抚跟安慰。

  “抱我,抱紧我。”

  花毓将徐冉冉紧紧的拥着,给予她支持。

  徐冉冉主动找到他的唇,献上她的吻,现在的她,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力量。

  但很快的,这吻变质了,花毓的大手下滑到她的腰背,从衣服的底端滑到她细嫩的背部,上下爱抚着。

  他胯间的男性硬起,冲动在小腹间形成一股热气,没有阻挠、没有恶心感,男性硬物展现它从来不曾展现过的雄风。

  花毓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个时候他确定自己恢复正常了,但他却不能藉机趁人之危。

  冉冉是需要他的安慰没错,但他不能利用她的脆弱。

  “乖,冉冉,我们不能……”

  “为什么不能?”徐冉冉才不管,她想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做。

  “可是……”

  “没有可是。”徐冉冉重新堵住他的喋喋不休,而她正跨坐在他的腰臀间,左右扭着臀。

  喔,真是该死!花毓有骂脏话的冲动,因为她这动作无疑是火上加油。

  不仅如此,她竟主动脱去自己的上衣,她胸前丰满即刻弹跳出来,呈现在他的眼前……

  花毓直直看傻了眼,徐冉冉则趁机抓住他的手,带领着抚上她的胸。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能拒绝的话,花毓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男人了!

  其实他也没有办法拒绝了,就见他反客为主,采取了攻势……

  第一次这样的表现他难免懊恼,他温柔的将徐冉冉抱进卧房里,用脚踢上门,夜还很长,他有的是表现机会,他向来是个好学生,假以时日,他肯定会表现优良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靠近不了,也破坏不了?他跟她在一起了,他们亲密的做爱。

  看着他对别的女人温柔无比,她嫉妒到都快发狂,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她始终靠近不了,也没办法捣乱。

  她破坏不了花毓的缘分,他就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已经足够了。

  当她试着想跟随花毓还有徐冉冉进到卧房时,一道娇柔的女声在她身后响起,她猛地回首,看见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而白光之中站着一个穿着飘逸白衣、面容姣好的长发女子。

  你是谁?

  你无须知道我是谁,但你该离开了,这么多年过去,难道你不累吗?白衣女子问道。

  累,她当然累,但她自死后就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走不了也离开不了,她以为她喜欢这样吗?

  白衣女子笑了笑,你以为自己已经没了执念,却想走也走不了,但你错了,你的心里有着巨大的执念跟怨恨,你是被自己困住了。

  罢了,我就帮帮你吧,我主人的姻缘是我守护的,你是破坏不了的。说完,白衣女子伸出长袍袖子下的手往她的方向一挥,一道白色的光芒迅速将她给包围起来,让她动弹不了。

  放下执念,你走吧,快去投胎转世,找个好一点的人家,寻得好姻缘。

  随着白衣女子语落,她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衣女子淡淡地往卧房方向看去,微微一笑,身影一旋,白光散去,她也消失在白光之中。

  第10章(1)

  周末晚上花毓陪徐冉冉看完电影后,两个人手牵着手,甜蜜的在街头散步,街上的情侣很多,徐冉冉看了几对擦身而过的情人,忽然提出疑惑。

  “我记得你年纪似乎不小……”徐冉冉素颜,头发紮成包包头,穿着俏丽的牛仔吊带长裙,脚踩白色帆布鞋,整体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

  花毓转头睨了她一眼。“你这是在嫌弃我年纪大?”

  徐冉冉调皮的点点头,“是的,大叔。”

  花毓抚抚额头,露出受伤的表情。“你今年二十七岁,我三十五,差了八岁。”

  “不对,我还没过生日,是二十六岁,我们差了九岁。”

  “连这都要计较。”花毓捏捏她的俏鼻。

  “我以后都喊你大叔好了。”

  花毓思索了一下说:“如果是喊帅大叔,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接受。”

  徐冉冉笑花毓往自己脸上贴金,虽然她打从心头认同花毓是担得起帅大叔这个外号。

  而就在他们准备过马路时,突然看到前方有个打扮时髦的年轻男人,正在送一个年纪比他大上许多的女人上车,从外表来看,那个女人至少快五十岁,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手上拿的也是价值不菲的名牌包,搭的更是有司机服务的私家车。

  不过那都不是重点,会让两人同时注意并停下步伐的原因是——那个年轻男人他们认识,是窦皓宇!

  那名五十岁左右的超熟女在临上车前还旁若无人的抱住窦皓宇,要窦皓宇在她的左右脸颊亲吻才肯离去。

  这一幕幕都被花毓跟徐冉冉看到了,徐冉冉拉拉花毓的衣袖,意思是他们还是赶紧离开,这种情形下,彼此遇到都尴尬。

  但来不及了,窦皓宇送走超熟女之后,一转身就跟花毓还有徐冉冉撞个正着。

  窦皓宇先是愣了一下,这才嘲讽的扯扯嘴角,“还真是巧。”他来回打量花毓跟徐冉冉,认出花毓就是那晚差点暴揍他一顿的男人。

  看他们现在亲密的程度,真不知道这男人是早就认识徐冉冉了,还是英雄救美后才认识的。

  徐冉冉不想再跟窦皓宇有任何牵扯跟接触,她拉着花毓就要转身离开,窦皓宇却拦住他们的去路,开口对花毓说——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冉冉的好家世了?建议你要好好的把握,别让已经到手的“少三十年奋斗”飞了。”这话说得嘲讽至极。“你什么意思?”花毓冷冷的说。

  “拜托,别装得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冉冉虽然多年不曾回家,可她爸爸一定会将家产全部交给她,她爸爸可是大地主,我们村里有大半的土地全是他的。”说到激动处窦皓宇还拍了拍花毓的肩,一副“你以后肯定发了”的样子看着花毓。

  花毓冷冷的挪动肩膀,拒绝他的触碰。

  “所以你是因为这原因才接近冉冉?”花毓不愧是律师,直接问到重点。

  窦皓宇的脸色有些僵硬,但也不否认,“当然,要不然凭她的姿色我还真看不上眼。”

  花毓闻言大怒,向前几步,揪起窦皓宇的衣领就想揍人,窦皓宇领教过他的教训,吓得后退一大步。

  是徐冉冉拉住花毓,花毓转头看向她,徐冉冉摇摇头,表示这里是大马路,况且打这种人伤了自己的形象,不值得。

  窦皓宇看自己得救了,拍了拍自己的肩,冷哼一声,转身赶紧离开。

  徐冉冉一直揪着花毓的手袖,就怕他冲上前去打窦皓宇。

  “好了,我没事了,打那种人是不值得。”花毓安抚徐冉冉说。

  “嗯。”徐冉冉松开紧抓着他的小手,神情显得落寞。

  花毓岂会不明白,因为窦皓宇提及了她的父亲,父亲在母亲过世后半年就迎娶住在家里的亲阿姨,这对冉冉而言是无法抹灭的伤痛,至于窦皓宇口中,她父亲要将全部的家产给她,这对她从来不是离家的重点,要不然她也不会一个人坚持在外好几年,不曾返家过。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