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花袭 > 救爱顾问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救爱顾问目录  下一页


救爱顾问 page 3 作者:花袭

   
  他认了,没说任何挽留的话。他该说什么呢?说他不是故意的,是他身体很自然的反应,喔,那很伤人的。

  于是他甜蜜又带着悲惨的初恋就此画上句点。

  法律系的课业是很繁重的,他没有时间去哀悼已经失去的初恋,也没有时间去发展新的恋情,虽然这期间跟他告白、表达爱慕之意的学姊、学妹、女同学非常之多,他的桃花却没有再开过一朵。

  直到大三那年被好友硬拉去参加联谊,认识了同校医学系的女生,对方是个智慧跟美貌兼得的女人,她成为他的第二任女友。

  他们交往半年后第一次亲吻,他心里忐忑不安,很怕重演初恋时的惨状,但值得高兴的是,那般惨烈的情形并没有发生,他们分享了亲密的拥吻,而这也是他的初吻。

  之后又过了半年,亲密关系发展到床上,本以为没有问题了,步骤也进行到彼此都坦诚相见,他却闻到女友身上传来恶臭。

  这一回像是鱼腥味,很令人倒胃口,他直接吐了女友一身,顿时,在这一年当中所培养出来的感情没了……

  再次重申,法律系的课业是很繁重的,尤其快毕业时还有执照要考,他自是无心去哀悼那逝去恋情。

  花毓很优秀,大学毕业那年就考到律师证照,但他的野心跟目标不只是这样,他试着让自己更加强大。

  他申请到日本东京大学法学硕士班,他的第三任女友是日本人,长相甜美,个性也颇可人。

  日本女生向来主动,就连追求都是女方比较积极,他们很快就接吻、拥抱,进展到上床时,算一算交往大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女友把他灌醉……对,没错,她的酒量比他好太多了,一切都还满顺利的,气氛也不错,而花毓并没有完全醉倒,只是趁着酒意将情欲给激发出来,可结果……

  下场一样是分手……喔,不,是被甩。

  他确确实实的被日本女友给甩了,因为在床上的他,任凭女友使出浑身解数,含吻舔弄样样都来,他却始终没有办法硬起来。

  日本女友说的很直白,她不要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男友。

  唉,真惨。

  随着第三段恋情很快的结束,花毓也没了心思去寻找下一段恋情,于是他努力于课业上,在取得东京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后回到台湾,先是到大型法律事务所累积经验值,之后跟两名志同道合但分属不同事务所的好友出来创业,成立“法禹律师事务所”。

  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有毛病,他在留学回国后曾安排了精密的检查,所有检查数据显示他的身体是正常的,这表示他在那方面没有问题,那他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跟姚晓菁认识交往其实不在他预期中,只是看着亲爱的妹妹跟弟弟都已经结婚,还有了可爱的小baby,让他生出想拥有一个家的念头。

  别看他事业心很重,其实他很渴望走进婚姻里头的。

  他渴望拥有自己的家庭,有个贤慧温柔、照顾家人的老婆,再同她生几个可爱的小孩,他则努力工作守护这个家。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连恋爱都谈不了,哪来的婚姻跟家庭?

  花毓躺在地板上很久很久……久到身上的汗都快要被电风扇给吹干了,这才起身去淋浴。

  走出练拳室,迎着夜风,花毓自嘲地笑了笑,结束第四段恋情,今年的他已满三十四岁,至于下一段恋情呢?

  花毓仰天,无语啊。

  一年后。

  法禹律师事务所位于敦化北路一栋商办大楼中,所属楼层是十一至十三楼,员工约一百二十人左右,在北部地区算是中大型的律师事务所。

  法禹在业界名号不小,主要是因为它的合夥人——范姜珣、甯子漮、花毓,这三名律师在业界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谁都没想到,三个效力于不同事务所的律师会合开新事务所,而且看似都很强势也非常有能力的三人竟然可以合作无间,在短短几年内将法禹一举推向颠峰。

  花毓下午两点时才进到事务所里面,他脱下西装外套,要秘书送杯咖啡进来。

  他才刚结束一场官司从法院回来,午餐是助理买的三明治,可以填肚子却止不了饥饿,所以他让另外一个秘书到外头去帮他买吃的回来。

  “什么都好,能够迅速填饱肚子的。”他交代。

  干律师这行,突然忙起来是真的满糟蹋自己的,花毓心忖。

  今天这场官司赢了,接下来没什么大案子,他倒是可以悠闲一阵子,如果走得开,他应该到某个岛国度个假才是。

  正当花毓躺靠在自己的豪华办公椅上,闭上眼睛想稍做休息时,有人走了进来,他闻到了咖啡香,以为是秘书送咖啡进来。

  “放着就好。”他闭着眼睛说。

  “恭喜,又做了件大案子。”说话的不是秘书,而是另外一个合夥人甯子漮.

  花毓听到不是秘书的声音后睁开眼睛,甯子漮两手各勾着杯咖啡,笑得一派悠闲,看来是拦截秘书的咖啡,特地进来找他聊天的。

  花毓从办公椅上坐起来,伸手跟甯子漮要咖啡。

  “很累?”

  花毓白他一眼,“让我休息?”

  “不行,我有话要跟你说。”

  “很重要?”

  甯子漮偏过头,想了一秒,点头道:“很重要。”

  花毓无声地叹了口气,坐直身体,拿起咖啡先喝掉大半杯才放下。“你说吧。”

  甯子漮一点都没有打扰到人的内疚。

  “我说你跟姚晓菁分手也一年多了吧,怎么都不见你再交往新对象?”

  “我又不是你,宁滥勿缺。”

  甯子漮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被说宁滥勿缺,反倒还挺得意的,“像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燕瘦环肥,什么样的女人都交往过,人生嘛,本来就该多看、多听、多体验……”

  花毓嘴角抽了两下,不亏是律师,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把自己的花心说得理所当然,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的花心恐怕都可以让世界和平了。

  “好吧,请你讲重点。”律师的钟点是很贵的。

  甯子漮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下,“我最近刚认识了个小女人,漂亮又可爱,今年才二十二岁而已,整个人青春到不行……”

  在花毓犀利的注视下,甯子漮赶紧打住夸奖小女友的话语,转向重点。

  “她前晚带我去了一间命理馆,说是朋友间口耳相传介绍的。我陪她去算命,命理馆的女主人虽然看起来很诡异,不过很神奇,说的倒是挺准确的。怎样,你有没有兴趣?”

  “你叫我去……算命?”花毓觉得很不可思议。堂堂一个大律师,最讲究的就是证据,子漮怎么会相信算命那种毫无根据的东西,而且还推荐他去?

  甯子漮点点头,“去算算看吧,你的爱情路说起来还真的挺不顺的,今年都已经三十五岁了,你又不是我,抱着不婚主义,真想结婚的话还不加把劲。”

  甯子漮跟花毓是多年好友,他们在大学时期虽然不同校,但彼此早就认识,后来花毓到日本读书,甯子漮则到了英国,返国后在不同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但他们一直都有联系,而花毓一路走来始终坎坷的爱情路,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而且他还知道花毓跟他不同,花毓很向往走进婚姻里头。

  听到甯子漮这么说,花毓倒是沉默了,细细思考起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甯子漮见状也没有再打扰他,从口袋里掏出名片。

  “我把名片留下,你若想通了,就抽空去一趟,反正算个命而已,又没人强迫你得信,信不信还是得看你自己,不是吗?”说完,甯子漮就离开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