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3 功夫不错(1 / 1)

医品狂少 九月鹰飞 1135 字 1个月前

孙悟伟能成为建材市场一霸,就是他身边总是聚集着这么一批人,他甚至还借此捞了个政协委员,为释放的劳改犯提供工作机会啊,这是要表彰的。

这些人打架都是好手,主要是下手狠。

江湖上一句话:打人不过先下手。

功夫不功夫,只要你敢下手,往往就能赢,真要说功夫,王志兵功夫不错的,这样的人,打三五个不成问题,可他接连给孙悟伟的人打了两顿,人都疯了,就是他不敢下手。

阳顶天却是敢下手的。

一个飞踹,把当先一个踹出去,然后操起酒瓶子,照着这些人脑袋,一人一瓶子,全都砸翻在地上。

他都懒得用手,打这样的人,脏了手。

孙悟伟一直以耍狠横行,没想到阳顶天比他还狠,吓到了,捂着流血的脸,就往外面跑。

阳顶天再拿过一瓶酒,一面揭瓶盖,一面走出来,孙悟伟跑出酒楼,跑到马路上,他一瓶酒也喝光了,猛地把酒瓶子扔出去,正砸在孙悟伟腿弯处。

孙悟伟啊呀一声,摔倒在马路上。

“阳顶天。”王志兵看着阳顶天发狂,都吓傻了,这会儿伸手扯着阳顶天:“你快跑,我来顶着。”

阳顶天为什么帮王志兵出头?

一则是看在王老工人面上,王老工人是他师父啊。

另一个,则是王志兵这人有可取之处,老实是真老实,甚至老实得有点窝囊。

但他是一个真好人,有担当,至少他绝不会做出背后捅人刀子的事情。

“去把他打一顿。”

阳顶天向孙悟伟一指。

“阳顶天。”王志兵嘴唇嚅动着:“我……我……”

“他操了你女人。”阳顶天眼中喷火:“别让红星厂的人都看不起你。”

这话真正戳到了王志兵的痛点。

“啊。”他猛地一声狂叫,冲出酒楼,扑向孙悟伟。

孙悟伟吓一跳,爬起来就要逃跑。

他这种玩意儿,就是耍横,不是真的不怕死,说白了,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别人软,他就往死里踩,别人硬,他就怕了。

但他腿给阳顶天砸了,爬起来,一个踉跄,王志兵就赶上了,一扑就把他扑翻在地上,这一扑太急,两个人还抱着打了一个滚。

阳顶天差点捂脸。

王志兵功夫不错的,功底比阳顶天要扎实,平日练功,或者讲手,也还是蛮有水平的,可真正动起手来,平时说的一切,就全都忘到了脑后。

当然,不仅仅是他,传武大抵是这样,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什么这个劲那个劲,天下无敌,可一上擂台呢,全都是王八拳。

为什么?简单,就是实战少,吹得多,打得少。

不过王志兵是做事的人,天天卖力气,哪怕他不练武,孙悟伟也打不过他。

两人抱着一翻身,王志兵就骑到了孙悟伟身上,挥拳就打,一连十几拳,打得孙悟伟满脸开花。

“啊。”

一连打了十几拳,王志兵猛地站起来,仰天长啸。

这一口气,终于是出了。

“这女人呢?”

阳顶天也为他高兴,想想还有一个呢,就一指郭欣儿。

“呀,别打我。”郭欣儿转身就逃。

她穿着高跟鞋,逃得太急,一下摔倒在地,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算了,我不打女人。”王志兵摇摇头:“你去洗个脸,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强强归我。”

他们有一个六岁的儿子,王国强,一直是王志兵的妈妈带着。

“你打了孙悟伟,强强他……”

郭欣儿爬起来,有些犹豫。

事情摆在这里,孙悟伟有钱有势,王志兵把他打成这个样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强强如果跟着王志兵,日子太会好过。

“这个不要你管。”王志兵摇头:“我去坐牢,强强我妈会带。”

“坐牢。”阳顶天仰天狂笑:“有人会坐牢,但不是你。”

不远处,有一台小面包停在那里,阳顶天扫了一眼,没有多看。

孙悟伟这些年欺行霸市,偷税漏税,行贿送礼,可以说是劣迹斑斑,不过平时结交的人多,没人来查他,也就没人敢惹他。

然而他惹上了阳顶天,那就不是挨顿打就过得去的事情,阳顶天即然开了口,要他坐牢,这牢他就一定要坐。

郭欣儿不知道阳顶天的厉害,想着王志兵这次一定要倒霉了,离就离吧,她本来也想离的,回房拿了身份证,就跟王志兵去了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她回来,却听说孙悟伟给警察铐走了。

“怎么会?”

她目瞪口呆。

她急匆匆跟着王志兵去办离婚手续,中途一直害怕警察出现,把王志兵铐走,手续办不成,结果从头至尾,警察影子都没看见,反而是把孙悟伟铐走了。

这让她的脑子完全当机了。

王志兵先前激怒出手,事情一完,他又害怕了,对阳顶天道:“阳顶天,我去坐牢,我会说清楚的,一切事情跟你无关。”

“要坐牢的是孙悟伟,不是你。”

“我们打了他,还砸了他店子。”王志兵皱着眉头:“他有钱有势的。”

“狗屁。”阳顶天呸了一声,懒得多说:“走了,回酒店,商量一下,看给你弄个什么事情做做,郭欣儿不就是因为你没钱吗?挣点儿钱,再找个漂亮的。”

王志兵给他扯着走,一直担着心,然而警察始终没有出现。

他不知道,阳顶天在来找他之前,给孟有义打了电话,把王志兵的事说了,他直接就说:“一个黑老大,霸占我师兄老婆,还打了我师兄,居然没人管,嘿嘿,你们不管,我来管。”

孟有义立刻就反映了上去。

然后上面拍了桌子,下面鸡飞狗跳。

当天晚上,江城新闻就一个内容:扫黑除恶。

王志兵完全无法想象,他的事,居然可以通天。

阳顶天不管这些,回到酒店,王志兵跟肖媚孙艳红几个打了招呼。

阳顶天问王志兵道:“师兄,你有什么打算?”

“我。”王志兵有些迷茫:“我……要是不坐牢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