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章 窘困(1 / 1)

他们帮着魏金花母女把车子推进院子,邱峰和胡晓泉本想转身要走,魏金花妈妈就道:“金花,怎么不让你同学进屋坐会喝杯水呢?”

魏金花才红着脸道:“那......你们进屋喝杯水杯吧!”

房子也是那种林区工人那种老房子,里边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胡晓泉见火墙跟前又个凳子就一屁股坐了上去,没想到那凳子“嘎吱!”一下,竟然散架了。

“哎呦,这破凳子......。”

胡晓泉吓了一跳,魏金花的脸就更红了。

“坐炕沿上吧!”她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声。

邱峰接过魏金花妈妈递过来的茶缸子,“谢谢阿姨!”拉着胡晓泉就坐在炕沿上。

房间光线有点暗,是因为前面的窗户上的玻璃窗,有四五块是用木板订上的,地上也没像一般人家铺了的地板,而是像农村的泥土地面,火炕上铺的炕革坏了好几处小窟窿.....。

魏金花在说完,“你们喝水,你们喝水......。”就红着脸看着自己的脚尖,有些手足无措的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邱峰有点后悔就这么贸然的到人家来了,似乎有点不礼貌吧。

邱峰真没想到,魏金花的生活条件竟然这样差,是因为什么原因呢,竟然比车东海他们兄弟的家还要寒酸?

“咱们回去吧!”邱峰知道这样待下去,会更让魏金花感到难堪的。

“咱家有客人来了!”

一个拄着双拐的中年男人一步一挪的进了屋子,笑着看着邱峰他们俩。

“这是叔叔吧!”

魏金花忙走上前去,搀着男人道:“爸,这是我同学邱峰和胡晓泉,刚才帮着我们推柴火回来的......。”

“哦,谢谢你们小伙子!”

男人的声音倒是很洪亮,他费力的坐在炕沿上,靠在墙边。

“都怨我这身子骨,拖累家里人了......,唉!”

邱峰忙问道:“叔叔这腿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以前抬木头摔了一跤,当时也没当回事儿,谁知过了几年这腿就不中用了,一检查说是股骨头坏死!”

邱峰不想再也待不下去了,拉了一下胡晓泉道:“那魏叔你先休息吧,我们走了!”

刚走到门口,魏金花的弟妹都放学了,最大的也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样子。

一路邱峰没有说话,想想小时候即便是老妈失去工作、最窘迫的那阵子,也没这个样子吧。

胡晓泉忽然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原来还总嘲笑魏金花怎么那么邋遢......。”

“温饱都成问题了,谁还有心思臭美呢”

林区这时期一般买柴火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单位分发了,有的是在自己的单位花钱买一点,勤快的人就会自己去山上捡柴火,就像魏金花他们母女那样。

有些私人开建的个人木制品加工场也会卖一些零碎的边角料,一般花钱就给送到家。

他们上下的路上就有那种小作坊的小工厂,邱峰直接就往那里开去,胡晓泉还奇怪邱峰怎么把车开向那里。

那是一个小锯房子,加工各种木质半成品,一车碎木头边角料也就三十块钱,两车五十。

“我说,这是给魏金花家买的柴火?你对这个魏金花还有想法?”

老实说,邱峰还真说不清楚,只是刚才看到魏金花家真可谓家徒四壁,要说一点想法没有,那倒也是假的。

付了钱,看着那些工人快速装满车,邱峰跟着那辆车四轮子车开到魏金花家里跟前。

“就是这家姓魏,能麻烦你们哪位帮着进去告诉一声,就说柴火到了!”

魏金花老妈和魏金花慌忙走出来惊讶地看到两车碎木头卸在家门口,“我们家也没买柴火呀?”

工人只管传完话,卸完车走了。

“钱已经付了,我们只管送柴火,就说给这家姓魏!”

胡晓泉把两腿放在前面,撇着嘴笑道:“没看出来呀,你这泡妞的手段有点和别人不一样!给人送柴火还不留姓名?”

邱峰看了他一眼,“快把你那脚丫子拿来下吧,啥泡妞手段,你没看到人家老爸都残疾了吗,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这点邱峰说得倒是真的,看到那些生活极为贫困的人,有时候举手之劳的事情能做就去做一点。

“和你开玩笑呢,我还不了解你,真是的!”

胡晓泉忽然想起了一句话却说不出来,“那个叫什么来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什么来着?”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小子还挺能甩词!其实善良也要带点锋芒的,也要有底线!”

胡晓泉忽地坐起来,眨巴着一双小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道:“我发现一件事,就是你现在说的话,怎么总是一套一套的,似乎还特么的有些道理,感觉你咋地变化这么大了呢!”

作为和邱峰朝夕相处的胡晓泉,感觉他的变化可不是那么一星半点,从前的邱峰总是和他滔滔不绝,却和别人一句话都没有。

现在变得开朗了许多不说,为人处世各方面也是和圆滑地不要不要的。

变好了还不好吗?

“行了,我到家了,老铁,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哈哈,老铁,那我祝你快点富起来吧,我也想骑摩托,到时候别忘了我!”

邱峰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骑摩托?你就那么想骑摩托?干啥?”

胡晓泉把书包搭在肩上,“泡妞啊,我是发现了,骑摩托泡妞是真好使!车现在不敢想,以后再说!”

这个倒是提醒了邱峰,自己只顾着又是买摩托买车的,从来没考虑过哥们的感受。

一进家门口,火炉子烧的红红的,一股烧土豆的味道。

吴婉莲一抬头笑道:“回来了,老儿子,今天我把炉子点着了!”

邱峰吸吸鼻子笑道:“我怎么闻到一股烧土豆的味道呢!”

走到炉子跟前去看,并没有看到什么土豆。

小时候的冬天,在柴火燃尽,变成炭火的时候,老妈总是把土豆洗干净埋在炭火堆里。

他就边写着作业边等着老妈的烧土豆。

那土豆被烤得外皮焦脆,把皮一剥,那叫一个香,那是妈妈们的味道。

今天闻到了烧土豆的香味,让他浮想联翩。

一回身,见老妈笑眯眯指着放在炕沿上垫着报纸的土豆笑道:“知道你喜欢这一口,快吃吧!有点烫,得等一会儿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