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回 仙界好苗子(1 / 1)

堕仙乱 鹤凌清波 1171 字 1个月前

苏依站在门口,竟然有一种仰望对方的感觉,“仙官,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

“你说。”

“这飞舟能否变个样子?嗯……就是那种、变得普通一些,不打眼一些就行。”

苏依不敢要求太多,比如隐形什么的。能不那般扎眼她便满足了。

琼华点头,“可以。”说完手中法诀起,翻转掐动。

飞舟的气息随之变幻,拉风的飞舟逐渐缩小不再那般高不可攀,看起来就是一件上品法器。

苏依:“还真的可以啊!”

那她和扶苏老仙之前拼死拼活的,搞什么鬼?

忍住,不让自己的哀怨淹没眼前的人。

她道谢退出,默默回到盘坐调息的扶苏老仙身旁,欲哭无泪。

若早知道,早知道就叫忘忧仙官收敛一下了。不然哪里能引得那么多人想方设法对飞舟动手,害的自己和扶苏老仙疲于应付……

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扶苏老仙看到飞舟的变化又见苏依垂头丧气满身哀怨,忍不住宽慰,“苏仙子莫要伤怀,咱们此去乃是堕仙战场,危险颇大。之前忘忧仙官没有将飞舟遮掩,想必也是为了给咱们两人一些历练的机会。否则等我们毫无准备的闯入战场只能等死。”

苏依:“……”

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其实这些时日的锻炼她确实也有些收货,忘忧仙官与月隐大人两个人在船舱中躲清闲,她也不方便时时刻刻去打扰。此时听扶苏老仙说起历练,便也来了兴趣。

“我不知道堕仙究竟如何,之前寻凤鸢也没碰上,还有些遗憾。不过这些日子我们遇到的仙人和他们的战斗,我倒是总结出一些东西。首先这些人从组织上可以分为散兵游勇、残缺团队、完美团队这些类型,比如……”

苏依从组合说到人员构成、从战斗说道术法,越说越明朗,甚至一面讲一面纪录起来。

扶苏老仙见到这种场景哭笑不得,但听苏依讲的很有意思,听的也很认真,偶尔还能插上几句。

两人竟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开始论道,交换各自不同的见解。

“我之前以为,五行之力总有生克,没想到竟然不是如此。”

“愿闻其详。”

扶苏老仙开口回应,他研究天道、进阶、因果之类的比较多一些,至于五行术法他却没怎么花心思。

“我以前以为,五行之间生克转化,总有敌对。土中生金、金上生水、水润泽木、木助燃火、火焚出土。三三相克,五行又有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土克水。因此理论上来说,只要使用相克的五行术法便能将另外一种制符是也不是?“

“自然。”扶苏老仙点头。

”当然不是了。”苏依眼中发亮,她看着远方满身光彩,“不同五行之力施展的术法究竟有无差距其实是一个相对的理论。其中就在于仙力平衡与力量多少。

比如说金克木的论点,斧头砍伐树木,树木被砍伐。但反过来,若斧头是一柄锈迹斑斑的斧头,树木却是一颗千年铁木,那么被砍坏的便不是树木而是斧头了。

运用在术法中,咱们便不能说使用火属性术法的仙人遭遇到了水属性术法的敌人便要糟糕。关键还得看双方仙力如何,施展术法时使用的力量多少。

由此点为基础继续往后推论,当仙人开启大型战斗时。单兵作战与互相辅助作战都是一门学问。当它们也考虑到生克循环……”

一面说着,一面掏出纸张来急性画起来。

不同组合的攻击、防御阵型。

苏依说的起劲,这些是她经历了凤鸢的涅槃之火事件后的领悟。

从一个点,往不同的面去延伸,无线延伸。

扶苏老仙听了凑过去,看到苏依的作品忍不住将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战阵的布置还可以与战场的仙气、地貌、秘境、传送能量这些因素相互结合。若战场在仙界,那么按照你之前的方法即可。但很多时候战场的所在并不一定能被咱们预料到,说不好就在某个五行紊乱的混沌天,那么咱们的术法可以这般来配备……”扶苏老仙一面说一面将她所绘制的图指点修整。

苏依眼前一片开阔,“你说的很对,除此之外,咱们身上的装备其实也可以这般调整。例如给火属性仙根的仙人增加仙力,那么是直接选取一个火属性的法器还是选取一木一火两样法器组成一个小型生助的法器好……”

“其实除了正常的法器,带毒或者特殊效用的法器也很好用。武器也有武器的用处,不能偏颇觉得越高品阶的东西越好用。”扶苏老仙顺着苏依的话头,往下说来。

苏依眼前一亮,掏出自己最新得到的天蝎族妖仙身上的材料。两队钳子一般的敖足、两只尾部毒勾。

“偶然得到的材料,或许可以尝试炼制一些其他属性的法器。若处于那些仙力不能运转的特殊战场,不一定非要凭仙力对战嘛!”

说完,掏出两大袋的毒药毒草,混合起来与材料一块儿尝试炼制新型武器。

不论在哪里,苏依都很擅长为自己找到学习的内容,研究的方向。

扶苏老仙与苏依一番交流,畅想战场上利用他们所说与堕仙对战大获全胜的场面,更是热血沸腾。

他也学着苏依的模样,一面讨论一面纪录,只不过他使用的是玉简而苏依使用的是自制的兽皮纸和仙晶笔。

两人在甲板上讨论的热烈,船舱中的琼华与楚月却听的清楚。

“他们还真是好苗子!这般修为能想到这么多,很不容易呢。若好好培养一番说不得有怎样的成就。”楚月歪在软榻上,把玩着小盏,啧啧不停。

修炼中的琼华被他所扰,睁开眼,满目深幽。他眉头不着痕迹的紧了紧,对楚月这种不求上进的懒散模样有些不悦。

“就算是好苗子,也是仙界的苗子。”琼华说的理所当然。

若楚月想在他面前做些什么,就别怪他不讲情面。

毕竟楚月是堕仙,见到苏依和扶苏老仙这般的人才,他不担心堕仙日后没有反手之力?

琼华直直看着楚月,眼中满是警告。

即使坐在矮几后,身形也笔直、挺拔。

楚月看懂了琼华的意思,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放心放心,在神君面前哪里还有我动手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