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火烧陵城(1 / 1)

镇国辅君 石木岩 1608 字 13天前

“搜了两遍,晋军全跑了,什么也没留下!”

“攻有备,守有方,赵守庭此人,不可小觑!”

在木屋前下马,撑犁图迈步走进去,早有侍卫进入通报。

房间内是一个宽阔的大厅,乌维单于坐在首位,旁边站着三人,其中两人向他行礼,另一人却神色讥讽:“右贤王,听说你领兵追击晋军,可有斩获?”

这是一个瘦高身材的男人,穿着一件狼皮短袍,头上戴着皮帽,腰间挂着一串宝石,还有一把银色的弯刀。

呴衍壶,乌维单于之子,同样也是匈奴的左贤王。

匈奴作为草原上最大的游牧民族,其内部实行的是封国制,也就是以单于王庭为中心,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为地方诸侯,共同统治草原。

单于是最高统治者,左右贤王跟左右谷蠡王拥有自己的领地与部族,在领地内拥有极大的自主权,但又统一服从于最高统治者单于。

其中,左贤王地位最高,权力也最大,常常被视作单于的第一继承人,一般由单于之子来担任,右贤王次之,一般为王族子弟,随后便是左右谷蠡王。

但排位顺序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匈奴内部讲究强者为尊。

乌维单于一开始只是右贤王,在老单于死后,他发动政变,杀死了当时即将继位的左贤王,也就是他的亲哥哥,最终登上单于之位。

所以呴衍壶敌视针对撑犁图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是单于的儿子,一个是侄子,按照亲属关系以及权势地位,他们两个都是下任单于的有力竞争者。

更重要的是,撑犁图在军中,比他这个左贤王更有威望,这让呴衍壶十分忌惮。

撑犁图并没有理会呴衍壶的挑衅,他以手抚胸,向乌维单于行礼:“此次晋军有备而来,松州城二十万大军尽出,于城外接应陵城守军,我军太少,数次冲锋都无功而返,只得从长计较!”

“还不是你出的狗屁计策,说什么引蛇出洞,围城打援,致使大军损兵折将,右贤王,你该当何罪?”呴衍壶喝问。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着实不轻,旁边两人静默不语,左右贤王不和由来已久,这在匈奴历史上屡见不鲜,如今乌维单于春秋鼎盛,还没到站队的时候。

撑犁图神色泛冷,却没有辩解,而是躬身道:“臣预事不准,请单于责罚!

“好了,这次的事不怪你,谁能想到晋人竟然偷偷组建了一支骑军,且战力不弱!”

乌维单于已经五十多岁,但身躯依旧雄壮,浓密的胡子布满两腮,板着脸不怒自威:“如今晋军躲在松州城里,坚守不出,想要攻破,难了!”

众人商议许久,依旧没有办法,眼下只能强攻了!

不过匈奴新败,乌维单于下令暂时休整,众人应诺,随后离开。

撑犁图骑马走在街上,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茅草屋,一圈绕着一圈好似迷宫一般。

这种拥挤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径直出了城。

黑夜笼罩大地,经过短暂的喧嚣后,陵城内恢复了安静。

匈奴各部族驻扎在城外,宛如铁桶一般层层围住这座城池,极大增强了安全性。

这也让城内守军放松下来,就连巡夜也变得十分随意。

午夜时分,一轮圆月悬挂在天边,夜风呼啸。

一声响动打破了原本的寂静,角落一间废弃的石屋内,青石地板忽然挪开,露出一个幽深的黑洞,随后一只苍白的手爪伸了出来,宛如从地狱逃出的恶鬼,猝然爬出了人间。

这惊悚的一幕,若被人看到,必然会吓得瘫软倒地。

两只手爪按在地上,随后一团阴影冒了出来,谨慎的打量四周。

皎洁的月光透过坍塌的墙壁,散乱的照过来,模糊中看清了那团黑影,赫然是一个人,浑身披着轻甲,一跃而出,弯着腰躲在了石墙后面。

在他之后,又有人从洞内爬出,一个、两个……一共藏了八个人。

他们聚在一起,领头的一个大汉低声道:“检查一下,东西带好了没?”

“带好了!”众人摸向怀中。

“按照计划行事,两人一组,左右散开!”

八人立刻分散,陵城本就是他们的地盘,在城内潜伏自然熟门熟路,一路避开站岗的士兵,来到预定地点。

丝毫没有犹豫,他们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猛然一吹,燃起明火,点燃了茅草屋。

“轰——”

漆黑的夜色猛然大亮,火焰迅速向上蔓延,顷刻间变成了燎原之势。

“起火了!起火了!”

匈奴士兵惊恐的大喊,好似起了连锁反应,火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蔓延,一时间城内火光大放。

埋伏的士兵并非只有一处,此时按照计划全部遁出,四处放火,转眼间陵城已成为一片火海!

“救火!快救火!”

嘶吼声、惊喊声、惨叫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乱糟糟的,无数被火引燃的匈奴士兵凄厉惨叫,这一刻,整座城池仿佛变成了一个火海地狱!

茅草虽然易燃,但火势不该如此迅速,一切的原因都是埋在茅草下面的火油棉纱,在极短时间内扩大了火势,使得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葬身在火海。

陵城内火光通天,自然引起了城外匈奴人的关注,乌维单于就在城中!

众人惊慌大乱,直接策马朝城内狂奔,想要过去救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连绵的马蹄声,沉闷的宛如雷鸣一般,在急速接近中。

“敌袭~”

尖锐的警告声响起,随后戛然而止,晋军骑兵从北方呼啸而来,恶狠狠地冲进匈奴大营,直接撕开一道口子。

喊杀声震天,突然遇袭,匈奴人根本没办法进行有效拦截,任由晋军左右冲杀,一边杀戮一边放火,一时间死伤无数。

在城内大火刚刚燃起的时候,撑犁图就已经醒了,他匆匆穿上铠甲,走了出来,晋军骑兵趁此夜袭,整个大营都乱了。

撑犁图神色沉凝,明白这一切都是赵守庭的毒计,他没有去管混乱的大营,而是带着部族,迅速赶去陵城。

熊熊的火势把半边天空都照的通红,在呼啸的风声中,扬起的火焰足有三丈高,此时陵城已变成一片火海,其中夹杂着无数凄厉的惨叫,仿若鬼蜮!

“快,快去找水,进去救火!”

撑犁图见到左贤王呴衍壶正用鞭子抽打士兵,可没人敢冲进城中,这样的大火,已是人力所不能敌,乌维单于被困其中,凶多吉少!

与呴衍壶的狂怒不同,此时撑犁图十分冷静,他看向呴衍壶,目光闪动着冷光。

若乌维单于死了,那么第一继承人就是他,与其日后生变,不如现在……

他扭头看向自己的亲信狐鹿侯,狐鹿侯神色一怔,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眼中猛然浮现一层火热。

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狐鹿侯转身去吩咐部族,军队猛然散开,隐隐把周围人群包围起来。

撑犁图伸手握住弯刀,野心在不断膨胀,他策马走向呴衍壶,而呴衍壶毫不知情,见到他急切道:“右贤王,快让你的人进去救火……”

通红的火光下,撑犁图眼中充满了杀意,其身后部族伏低身体,已经摆开了冲锋的姿势,下一刻便要血染草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随后便是马匹的嘶鸣,所有人都望向城门。

只见一队凶悍骑士驾驭着全身燃火的战马,疯狂的冲出城池,在其身后,还有一辆火焰马车在急速飞驰。

“是父王!是父王!”呴衍壶神色狂喜。

撑犁图目一凝,立即勒马停下,目光快速闪动,最终松开了手里的刀。

乌维单于用战马开路,勉强逃出陵城,然而城中三万匈奴士兵,却没有他这么幸运,全部被烧死在城中。

而在城外,晋军骑兵数次贯穿匈奴大营,斩杀近万。

这是一场大胜,前所有未有的大胜!

反过来,对于匈奴人来说,则是刻骨铭心的耻辱!

一天之内,接连两场败仗,让乌维单于勃然大怒,不顾众人劝阻,他令匈奴大军开拔,再次围攻松州城,开始了一场惨烈的攻城战。

晋军在赵守庭的指挥下,顽强抵御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如此过了三天,匈奴损耗严重,这才停下,双方转为对峙。

---

千里之外的长安城,伴着一声通鼓,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等待许久的人群一拥而入。

朝霞初升,为这座千年古城披上了一层绚丽彩衣,也开启了日复一日的繁华热闹。

城门守将打着哈欠走出来,抬手抹去一团眼屎,听到手下呵斥百姓排队守序,他没有去管,而是懒洋洋的坐在一旁椅子上,副官识趣的奉上茶水与点心,他半眯着眼,躺在那儿闭目养神。

往常的话,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可今天却有些不同,只见远处笔直的官道上,一名骑士策马奔来,风尘仆仆,嘴角干裂,却不断抽动马鞭,显得十分急迫。

门将被手下喊醒,看到骑士的样子,瞬间一惊,急忙喊:“快,快让出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