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直到永远(1 / 1)

听见她抱歉的话,南宫羽却是苦笑起来,满眼酸涩,他要的并不是她的抱歉好么?

可是同样的,他的心里也很明白,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

荒凉偏僻的山洞中,几棵杂草点缀其间,南宫羽一身华衣锦服,立在其间,颀长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孤寂而深沉。

沐瑶看向他,好一会不见他说话,正准备开口之时,就见南宫羽忽而从怀中掏出一枚木雕。

沐瑶抬眼看去,见那是一枚女子的雕像,五官清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再看它的材料,居然是用上好的养魂木雕刻而成的。

更让她诧异惊讶的是,沐瑶发现,南宫羽手中握着的那枚木雕,模样像极了她,似乎就是按照她的模样雕刻而成的一般。

只是,用养魂木做成人型雕像,怎么看都觉得怪异的很。

南宫羽看着手中的女子雕像,眼神有些恍惚,这是他当年被祖父封闭在洞府中之时,按照脑海中林沐瑶的影子雕刻而成的。

那一日,正是她成亲的大喜日子,没人知道,那一天得他,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

这一刻,沐瑶似乎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传递而成的悲伤,她不知道南宫羽这个时候想起了什么,只是静静的立在原地,没有言语。

过了好半响,南宫羽才从过往的痛苦回忆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她,眸子深邃,嘴巴翕动了一下,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就朝沐瑶开口道,“瑶儿,这个木雕送给你,是我亲手雕刻的,拿着它,就当留个纪念吧!”

他望着林沐瑶的眸光太过复杂沉重,仿佛他交出去的不是一枚雕像,而是其他什么重要的东西。

沐瑶沉默了片刻,终是伸手接过对方手中的女子雕像。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原来眼前这枚雕像,雕刻的人物是真的是她,而且还是南宫羽亲手雕刻的。

见林沐瑶收下,南宫羽却是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目光深深的看着她,声音低沉而带着一丝祈求:“要贴身收好,千万别弄丢了它!”

没人知道,这枚普通的木雕中,被他用秘法封印了他的一半神魂,既然无法拥有她,那么就让他以另外一种形式陪伴在她的身边吧。

沐瑶一怔,眼中有些不明所以,不就是一枚用养魂木做成的木雕么,还用得着贴身收着?且不能弄丢了?

“既然这东西如此珍贵,你还是拿回去吧!”沐瑶说着,就把手中的木雕递了过去。

南宫羽却是没有伸手接,深邃的眸子里浩瀚如星海,缀着无边无际的笑意,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深深的看着她,

“记着我的话,哪天我若是发现你弄丢了它,我便会重新缠着你。”南宫羽的语气颇为强硬,不容拒绝。

当南宫羽明白自己无法拥有她之后,便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他把自己得神魂一分为二,一半留在自己的体内,另一半则注入眼前这枚养魂木制作而成的木雕中。

好用装着他神魂的木雕陪着她,就像自己陪在她的身边一样。可以说,这枚木雕,算是南宫羽的分身。

只是这具分身无法说话,也无法动,但是只要这枚木雕在林沐瑶的身边,那么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南宫羽都可以感知到的。

就跟他陪伴在她的身边一样,只是陪伴的方式不同罢了。

虽然分裂神魂的时候异常的痛苦,但想到能以另外一种方式陪着她,南宫羽觉得也值了。

他怕林沐瑶发现其中的秘密,南宫羽又利用秘法封印了它,可以说,只要林沐瑶不突发奇想的去仔细研究它,发现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毕竟,谁会把一枚普通得木雕放心上?即使它是用养魂木做的,但对于已经炼虚巅峰的林沐瑶来说,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

但南宫羽又怕她太过不在意,以至于会随手扔在一边,这才嘱咐她要贴身收好,不能丢了。

他若是不用这种方法威胁她,南宫羽几乎可以预想,即使不会随手扔了,只怕也会丢在角落里蒙灰,永远见到光芒。

如此的话,他的一番心思,岂不是白费了?

沐瑶并不知道南宫羽心中所想,也并不知道手中这枚木雕中所蕴含的秘密,见南宫羽这般说,吓得立即收了起来,随手塞入储物戒指中。

她也只当是南宫羽亲手雕的,送的人又是她,所以南宫羽才不希望她丢弃,希望她收好罢了。

反正是一枚木雕而已,也不占多少地方,收着就收着,也好省的南宫羽借机纠缠她。

南宫羽见木雕被她像垃圾一样的随手塞入储物戒指中,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有心想说什么,张了张唇,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沐瑶自然发现了南宫羽那无奈又想说什么的表情,无语的瘪了瘪嘴,也只当没看见。

“那个,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我便先走了!”不等南宫羽回答,沐瑶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残影,转眼消失不见。

徒留下南宫羽寂寥的身影,独自立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的眼眸越发的深邃,声音低低的自语道:“你逃不掉的,我会永远陪着你,用你不知道的方式,直到永远..........”

话语落下的同时,南宫羽的身影也瞬间消失不见。

山洞距离宗门并不远,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沐瑶就回道了虚灵峰。

刚上虚灵峰,沐瑶就发现君墨寒从外面走来,见他发丝有些凌乱,便知他是刚刚和上官浩云斗法完回来了。

因为南宫羽的缘故,使得她错过了一回好戏,随抬脚上前,三步并作两步的凑道君墨寒的身边,好奇的看着他道:“哎,说说看,你好端端的怎么会跟上官浩云打起来的?”

君墨寒脚步一顿,瞥了一眼不知何时出现的林沐瑶,边整理自己得同时,边道:“我被人叫去了执法堂,再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他,哪知道他非堵着我要切磋!”

说道这里时,君墨寒的眼眸中滑过一丝不屑,“嗤,什么切磋,无非是觉得我挡了他的道,想借机教训我一顿罢了,哪知道教训不成,反被我收拾了一顿,想想,真是爽!”

说完,君墨寒还伸手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神情愉悦又兴奋。

沐瑶一怔,对于君墨寒能打赢上官浩云她并不意外,毕竟,他可是连大乘初期的姬珊都能杀了的人,对于一个同阶修为的上官浩云自然不再话下。

她只是有些好奇,这上官浩云没事堵着君墨寒干嘛,而且在明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情况下,这分明不是找虐么?

难道是上官浩云自认为实力不凡,自信心太膨胀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