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睿智的云杨(1 / 1)

明天下 孑与2 1743 字 1个月前

第四十八章睿智的云杨

这种事情是难免的。

很久以前,云昭去慰问老功勋们的时候,就曾经无数次的为这些老功勋们感到惋惜。

一位南征北战,功勋卓著,功勋章挂满衣襟的老功勋,在胜利之后,如同《木兰辞》中所言——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他回到了小山村,从此耕读五十年……

老功勋坐在低矮的中堂椅子上,气度依旧森严,枯瘦的双手,满是老人斑的脸并未让他显得老态龙钟,相反,他看每一个官员的目光都是审慎的,都是挑剔的。

即便是云昭这种青头小吏,他都从头到脚看一遍,最后当着对他卑躬屈膝的大官面点评云昭——是一个干净人。

上班刚刚不到百天的云昭按理说是一个干净人。

可是,老人家的目光已经把拿了一些单位稿纸回家的云昭惊了一身冷汗,回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稿纸悄悄地还回去。

从那之后,除过国家发的俸禄,年节礼之外,他真的就没有占过任何便宜。

从此,云昭就真的相信,精神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我们之所以怀疑,完全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好。

云昭宁愿相信云州,云连这些人确实是厌倦战场,只想回家过太平日子,不过,这样的概率能有多大呢?对此,他非常的怀疑。

怀疑,是帝王的本性……

而精神,这东西是可以流传万世的。

云昭很想在蓝田发现这种精神,可惜,目前的蓝田还没有足够的土壤培育出这种精神。

人一旦没有高尚的精神,就会变成云州他们这样的人……

南阳地广人稀,事实上现在的大明世界里的北方大部分都是这个样子。

看着虚弱的老人扶着犁,身子小,脑袋大的孩子牵着一头羸弱的耕牛在平原上翻耕土地,云昭就觉得早上吃的东西变成了铅块,沉甸甸的坠在肚子里。

蓝田县的军队无疑是强大的,甚至强大的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的限制,但是,对这对努力耕作的祖孙来说,目前没有太大的意义。

对他们来说,天大的道理也没有米缸里的白米重要。

或许,这才是这些人最根本的追求。

吃饱肚子,就是他们最高的精神追求,除此无他。

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精神内涵是最高的政治素养,从三皇五帝以来,所有的史书留名的政治家都有自己的政治箴言。

不论是‘衣食足而后知礼’,还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亦或是‘与士大夫共天下’还是‘雪压枝头低,随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

这些话往往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征,也代表了一个个帝国的气质。

蓝田帝国直到现在,还没有这些东西。

此次出巡,云昭发现了很多问题,回到房间,取过柳城的总结,他就面对着这一尺厚的问题汇总发呆。

“转发给大书房,分发给大里长以上的官员,告诉他们,这些问题不是一个地域的问题,而是我们领地内普遍发生的问题,大家要集思广益,拿出一个解决方案。

该修正律法就修正律法,该我们检讨,我们就检讨,该道歉就道歉,该赔偿就赔偿,该……追责就追责吧,如果我们现在都没有直面错误的勇气,我们的事业就谈不到长久。”

云昭在发出这道指令之后,在南阳停留了四天,在这四天中,侯国狱重整了云福军团。

在第四天的时候,云昭检阅了军团,认可了侯国狱的调整,并承诺,向云福军团派遣更多的受过严格培训的云氏良好军人。

并告诫军中的云氏族人,军法优先!一旦他们被开革出军队,此生休想再入仕途。

云昭说这些话的时候极为严肃,基本上断绝了这些人的侥幸念头。

云州等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多少有些失落,离开军队,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难的抉择。

第五天的时候,云昭离开了南阳,这一次,他径直去了洛阳。

跟雷恒军团一样,云杨军团同样选择不进入洛阳城,但是,洛阳城却实实在在的落在蓝田手中。

超大的城市总是很容易从灾难中恢复过来,所以,当云昭抵达洛阳的时候,云杨在洛阳三十里外迎接云昭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洛阳已经被我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你以后定都洛阳都不成问题!”

这就是云杨的说话方式——胆大,无耻,自吹自擂。

一同来迎接云昭的韩陵山见云昭一脸的怀疑之色,就严肃的道:“你还别说,这一次,这家伙没吹牛。

只不过,衣服是他回蓝田募捐的旧衣裳,粮食吃的是糜子,谷子,玉米,红薯,尤其是红薯,顶了洛阳人半年的口粮。”

云昭电锯一般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云杨身上,云杨被云昭看的很不自然,打着哈哈道:“白米,麦子这些东西都有,干肉也不少,只不过被我拿去集市上换成了粗粮,这样可以吃的长久一些。

老韩,你快帮我说说,要不然他要吃了我。”

韩陵山笑呵呵的道:“闯贼走的时候,把洛阳干净,彻底的清理了一遍,还强行掳走了不少人,不过,即便是这样,洛阳城里依旧有不少人留了下来,数量比我们预料的多。

粮食不够吃,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至少,我们接手洛阳之后,没有人饿死,市面上反而逐渐繁荣起来了。”

云昭的眼神依旧冰冷看着云杨道:“你在更改政务司的计划?”

云杨立刻叫起来撞天屈,拍着胸口道:“政务司的那些狗屁官员,连洛阳的人数都核查不了,我来的时候满城都是饿的走不动路的人。

要不是我机敏,真的会有人饿死的。”

云昭转头看着韩陵山道:“政务司是一个怎么样的安排你会不知道?”

韩陵山苦笑道:“知道,政务司原本是用减少洛阳粮食供给,从而达到让留在洛阳城里的人回乡接受救济的目的,现在,被云杨搞糟了。”

云昭痛苦的看看小心的拱卫在自己身边的云州,云连一眼,又看看还有些自鸣得意的云杨,仰天长叹一声道:“我云氏出盗匪,出良民,没想到还尽出棒槌。”

韩陵山嘿嘿笑道:“县尊小声点,这可是咱们玉山的秘密。”

云昭无奈的摇摇头,云杨依旧自鸣得意。

洛阳城的城墙看起来非常的破旧,不过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大。

斑驳的城墙外壁上还有大片,大片的血污没有清理干净,即便是血污早就干透了,并不妨碍苍蝇成群结队的附着在上面。

云昭站在城门口,鼻端隐隐有恶臭味道。

云杨见云昭掏出手帕捂住鼻子,就叹口气道:“没法子,已经用清水洗过,还是有味道,听说闯贼当初进攻洛阳的时候,在这座城门下死了不下七百人。

腐尸在这里堆积了半个月才被慢慢清理走,所以,味道就洗不掉了。”

云昭轻声道:“或许,只有时间才能把这里的悲伤一点点洗掉。“

韩陵山道:“这个时间可能不短。”

刚刚走进洛阳城,云昭就看见街道上黑压压的跪拜了一大群人。

他随即打马又出了洛阳城,再次盯着云杨看。

云杨摊摊手道:“不是所有的坏事都是我干的。”

云昭点点头对云杨道:“今晚住军营。”

云杨笑道:“好,今晚我们喝酒。”

说罢就带领着云昭一行人直奔军团大营。

秋收后的土地非常平坦,很适合战马奔驰,离开洛阳城五十里之外,就到了云杨军团的大本营。

他在这里建立了城寨,城寨上旗幡招展,比洛阳城头飘飞的旗帜有活力多了。

云昭进军寨的时候,大家伙吼一声敬礼,见云昭还礼了,又没有什么新的安排,就各自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对这一点,云昭很满意。

喝第一杯酒之前,云昭先用杯中酒祭奠了一下死难者,第二杯酒他一样没有入喉,还是倒在了地上,就在他想要倾倒第三杯酒的时候被云杨阻拦住了。

“他们不配!”

云昭惊讶的看着云杨。

“有骨气的被打死了,有节操的被打死了,稍微有些气节的逃跑了,敢造反的跟着闯贼走了,剩下的,就是一群想要活着的人罢了。

他们不在乎进城的人是谁,只看这个人他们能不能惹得起,只要是惹不起的,他们都会跪拜,温顺的如同一只绵羊一般。”

“这么说,你更改政务司的条例是故意为之的是吗?”

云杨喝了一杯酒道:“把这些人都圈在洛阳城里其实不错,把乡下肥美的土地交给有骨气的人耕作,就算我们把田地分给这群人,他们也守不住,说不定都不敢要。

既然他们唯一的要求是活着,那就让他们活着,你看,我把白米,麦子,肉干这些好东西换成了粗粮借给他们,他们很满足。

其实呢,我是预留了一些白米,麦子,肉干,就等着看有没有人来找我领取,毕竟,我贴出来的告示上,可是写的明明白白,他们可以领取这些好东西的。

我等了三天……没人来领,一个都没有。

既然他们默认自己不值得更好的对待,那就别怨我用粗粮来应付他们。

阿昭,你曾经说过,权力是需要自己争取的,你不争取,没人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