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九千岁?!(1 / 1)

再见镜蛇,不,祖龙学宫的大供奉,魔镜老人,已经顺眼了很多。

这是因为镜蛇渐渐适应了自己变化的人形,身上的那股阴寒之气都消散了不少。

陈克皱着眉头道:“大供奉,你说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却暗中和外部势力勾结,唯恐天下不乱,他到底是图什么?”

魔镜老者似乎没想到陈克找他会询问这种问题,不禁惊愕了一下,旋即嗤笑道:“无非是名利二字。”

陈克摇摇头:“倘若对世俗中人,这两个字分量很大,但对强者来说,却没那么吸引人了吧?”

磨镜老人淡淡道:“你以为强者就无所求了?你错了,强者求的更多,而且更加难以实现,越是如此,他们反而会更加执着。”

“世人所求,不过百年高寿,强者所求,却是永生;世人所求,无非腰缠万贯,强者所求,却是用财富根本买不到的天地至宝;世人所求,不过是高官厚禄乃至至高无上的皇权,强者所求,却是法则的支配权乃至位面的主宰,你来告诉我,谁的名利心更重,更贪婪?”

磨镜老人看向陈克,“相信我,不管是人族还是其他族群,都是骨子里利己的生物,即便有人打着高尚无私的幌子,那也是出于另一种利益使然。”

陈克无言以对,磨镜老人的话太赤果果了,他一时间真的有点难以接受。

按照磨镜老人的逻辑,那我为了即将到来的乱世而做的一切努力,也是出于一种利己的动机?

可仔细这么一想,陈克又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几分道理。

他所做的一切,当然是为了自己在乱世中幸存下来,为了自己的家人和亲人能快乐的生活下去。

保卫自己的生活,捍卫自己的权力,正是他应该做的。

自从获悉了冥王信徒的阴谋之后,陈克突然间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仿佛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应付这次史无前例的危机。

也唯有如此,他的人生才变得更加真实,更加有意义。

这种自以为是的悲壮感和使命感,不正是他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吗?

当然了,他不否认这个世界真的有以天下苍生为重的高尚者,可至少他肯定不在此列当中。

否则的话,他就不会把这个惊天的秘密憋在心里,暗中的积极备战了。

他会怎么做呢,肯定是揭穿真相,然后振臂高呼,呼吁所有的帝国放下仇恨和对立,并肩作战。

他一定会大声呼吁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种族,皆有守土之职责。

他更会极力说服真武界放下对世俗界的成见,投入到这场抵御外敌入侵的伟大战争中来。

然而他没有,他甚至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告诉。

说到底,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敢为天下先的大气魄,他真的做不到。

这就是一种自私和利己,当然在这里自私和利己是中性的,因为是人之常情。

嗯,我对陈克这货其实挺了解的,陈克心里想到。

他定了定神,继续问道:“前辈,那么一个人从己方的阵营突然跳入到对方的阵营,这又是图什么?”

磨镜老人嗤笑道:“还能图什么,只能是利益。老夫问你,如果你老婆难产了,只有大夏的那位太上皇能救得了她们母子二人,你会放下尊严去祈求那位太上皇吗?”

陈克不禁点点头,会的,他肯定会的。

只要太上皇答应救治公主保住孩子,只要开出的条件没有超越自己的极限,那么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陈克豁然开朗,他开始有点明白,护法大长老冥玄子的心思了。

护法大长老为何特意把他召回去,专门询问元清子的事,说明他心里一直都没有放下。

当初冥玄子和元清子同为当世不二的天才,最终他却被元清子给远远甩在了后面,心里怎么可能甘心?

不管是太古宗门还是星际流亡者,或许都给他开出了不容拒绝的条件,开出了可以帮助他提升修为的条件,才让冥玄子作出了利益的选择。

没错,按照磨镜老人对利益心的剖析,冥玄子的利益所在,正是他不甘人下的自尊心,是他超越当前境界的进取心。

而这一切,都是眼下的天灵宗所不能给他的,那么他的变节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只是陈克犯了错,没有把强者当成人来看待。

强者也是人啊,哪怕修为达到了灵帝,不也还是人?

只要还是人,自然就逃不过磨镜老人的这番理论了。

果然是个老阴货!

虽然找到了答案,陈克却一点都不开心。

这人啊实在太阴暗太自私了,简直不是个东西!

磨镜老人看出了陈克的低沉,淡淡道:“小子,认清这个世界的真相却依旧保持着激情和斗志,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态度。”

陈克不禁愕然,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前世的一句鸡汤名言呢?

告别磨镜老人,陈克返回西郊庄园,等到天亮的时候,才高调的乘坐着专用的马车,向着西城门驶去。

马车刚一进城就引起了轰动,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行礼,不少人甚至主动跪倒在街道两侧,大声呼喊着什么。

车厢里,立秋与有荣焉道:“少爷,向您跪拜的都是新阳城的新移民,您在西郊开辟出了万顷良田,给无数人创造了活路,不少人家里都供奉着您的生祠,称呼您为九千岁呢。”

九千岁?!

陈克心里一阵恶寒,我特么还是没能逃脱掉公公的命运啊。

迎面驶来一队皇家卫队,主动在前方开道,引着马车进入到皇宫内。

经过这几年的扩建,不但新阳城变得更加繁华,皇宫也开始具备了气象,远没有以前那么寒碜了。

马车沿着宽阔的道路行驶了很久,最后在一所别院的门前停了下来。

小院深处的阁楼中,秦国公主挺着大肚子,坐在软榻上,隔着层层的帷幔也只能看到一个人影。

“别过来!”看到陈克掀起一层帷幔,公主急忙大声道。

嗯?

陈克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有没有掀开帘子。

来的路上立秋告诉他了,公主的脸上长了一些逗逗,大概是不想让他看见吧。

“立春。”公主唤了一声,正端着药进来的立春急忙向着少爷点点头,走进帷幔之中。

片刻立春走了出来,将两块黑色的令牌递给了陈克。

秦国公主正色道:“夫君,从今天起,我秦氏一族最重要的两支秘密力量,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