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我最亲爱的(1 / 2)

看到路晨给自己发了两个文件过来,时音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有写好的歌了。

随后,时音打开第一个文件,带着批判性的眼光看了一下。

这一看,时音整个人愣住了。

这首的歌名叫做《我最亲爱的》,歌词写的十分抒情,时音刚扫过一眼歌词,顿时感觉这首歌的歌词深入了她的心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产生了两种错觉,一种是这首歌是路晨写给她情书的错觉,另外一种错觉似乎让她回到了三年前。

尤其是那句“我最亲爱的,你过得怎么样,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让时音回忆起了路晨退出娱乐圈的时候,那时候她天天担心路晨的状况,担心到茶饭不思,很想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而另外一句“我想你一定喜欢,现在的我,学会了你最爱的开朗”,这句是最刺激时音内心的。

因为路晨曾经说过,他最喜欢开朗的女孩儿,恰恰那个时候的她并不是很活泼,整天只知道读书,路晨消失后的一段时间里,为了改变自己,为了让自己的偶像看到自己的变化,时音也进入了娱乐圈,然后成为了一个大明星。

尽管在成为大明星后,时音才发现娱乐圈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美好,那些偶像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她对路晨的喜欢也彻底消散了,但她至今还知道她当初为什么进入娱乐圈。

可以这么说,这首歌完全符合三年前路晨消失的前几个月时音的心情,这首歌简直就是专门给她写的一样。

时音没有忙着看第二首歌,而是问道:“这该不会是你写给我的情书吧?”

看到这条消息后,路晨愣了愣,老实说,他只是随便选了两首歌,并没有在暗示什么。

路晨回复道:“你可真会开玩笑,只是两首关于爱情主题的歌都能被你联想到情书上面去。”

看到路晨的回复后,时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也感觉自己是多想了。

随后,时音又打开了第二个文件,然后看了一下歌词。

看完第二首歌的歌词,时音彻底愣住了。

第二首歌的歌名叫做《追光者》,这首歌简直就像是专门给三年前她写的一样。

第一首《我最亲爱的》表达的都还不明显,但这首歌完全就是叙述她三年前她为了追逐路晨脚步的那种心情。

时音回过神来后,跟着这首歌的歌词念了一遍。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

念完整首歌的歌词,过去的那些回忆如同流水一般从她心头流过,让人觉得无比的苦涩。

路晨这家伙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首歌就算了,居然两首歌都能够勾起她内心深处的回忆。

时音赶紧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她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沉醉在回忆里面没有任何好处。

况且,她已经知道偶像都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一想到曾经那些回忆,她只会觉得自己是蠢货。

这时,时音起身,从房间的一角拿来一把吉他,然后看了一下第一首歌的编曲,现场扒谱,开始弹起了吉他,听听这首歌的旋律。

虽然她在提醒这两首歌只是普通的歌,但她一边弹吉他的同时,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出现了有关歌词的回忆。

比如她弹到“我想你一定喜欢,现在的我,学会了你最爱的开朗”这句歌词的旋律时,她的脑海就会出现路晨曾经对她说他喜欢开朗的女孩那个画面,这让时音有些抓狂。

越弹越烦躁,时音干脆换首歌,直接换到追光者。

结果换到追光者后,时音发现这种现象更加严重。

最后,她干脆不弹了,把吉他放到了一边。

见时音半天不回微信,路晨笑了笑,然后问道:“你该不会是想把我的歌给吞了吧?”他其实猜得到时音是在扒谱,感受旋律,他这话只是开玩笑的。

时音看到路晨发来的微信后,回复道:“我没这么无耻。”

时音想了想,然后继续发了条语音过去。

“这两首歌我买下了,按照刚才说的,一首五十万。”

不说别的,这两首歌的确非常不错,能够让一个人陷入回忆的歌,就证明这歌能够触动人的情感,能够触动人情感的歌就是好歌。

时音虽然怀疑路晨是故意写的这两首歌来暗示她的,但是她从商业的角度去看,这两首歌能够带给的利润远远大于五十万,为此她也不在乎路晨究竟是什么目的写的这两首歌。

老实说,五十万还是有些贵了,一般给知名歌星写歌,一首顶多也就二十五万,但是时音之前已经说了,如果这两首歌写的好的话,就每首花五十万买下来。

这时,时音继续说道:“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公司,把合同签一下。”

路晨想了想说:“明天上午吧。”

“好,那就这样吧。”

随后,时音退出了微信,然后继续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回忆起过去,她就感觉很是疲惫,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自己太傻了,让她觉得有些不堪回首。

另一边,路晨和时音聊完后,睡意全无,于是直接起床,拿起手机翻看了一下新闻。

此时,一条新闻引起了路晨的注意,今天是鲤鱼直播的线下活动,请了很多大主播去参加,也请了很多大明星,其中就包括时音。

随后,路晨点进鲤鱼直播的官方微博看了一下,鲤鱼直播发了很多大主播今天拍摄的照片。

路晨在这这些照片中找了一下,看到了时音的照片,今天时音的穿扮依旧属于清纯系的穿版,小清新式的长裙加高跟凉鞋,看起来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看到时音的照片后,路晨露出了一丝笑容,时音依旧还是这么美丽,和上一世没有一点儿变化。

看了一下时音的照片后,路晨准备退出微博,然后去吃点东西,准备开播了,但就在此刻,他的视线落到了手机屏幕的右下角。

在鲤鱼直播的这些照片中,他竟然发现了一个长得很像自己妹妹的主播?

尽管这一世已经有三年没见了,但因为前面几世的记忆,路晨对自己妹妹长什么样子还依旧记得非常清楚。

随后,路晨点进了那张照片,然后查看具体的图。

结果发现,在那个女主播坐的地方,写着“瑶瑶无妻”四个字,也就是说,这个女主播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天天在网上蹭他热度,喊他哥哥的那个女人。

路晨愣住了。

这家伙,居然还真是自己妹妹?

这个主播名字里面正好有瑶瑶两个字,而且再加上长得一样,声音也一样,这不就是路瑶瑶么。

自己这个妹妹啥时候跑去当主播了,她不是还在读大学吗?

路晨拿出手机,立刻翻了翻路瑶瑶的微信,准备联系她,但他又想到,似乎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换了微信号。

他们之所以这么久没有联系,一是因为这三年路晨堕落了,不想和外界有联系,也包括自己的亲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微信号和手机号都换了,路晨前几天想要联系路瑶瑶时,发现路瑶瑶的手机号已经是别人的,微信也注销了。

路晨想了想,既然时音是通过路瑶瑶知道自己身份的,那说明路瑶瑶已经知道自己是她哥,所以她才在自己直播间哥哥来,哥哥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