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就这?(1 / 1)

信河支援滨海的部队,是一支两百多人的庞大队伍,前后足足有三十辆车,指挥起来容易首尾难顾。

幸好滨海方面并不缺乏重型设备,他们只是急缺修行者,否则这支车队还会更庞大。

孙象等人处在队伍的末尾,蒋平和刘阔在另一辆补给车上。其实是想给孙象和相菲两人留出一些独处的空间。

相菲和孙象在一节条件非常舒适的车厢中待命。部队行军,难免有需要受伤医治的情况。这截车厢,实际上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小的移动医院。

治疗车中堆放了一些常见的治疗设备,像呼吸机和氧气瓶也都有。但是更多的,还是妥善存放的各类草药,都是信河城的储备物资。

修炼时代,大家习惯于用草药丹石解决问题,但是就像科学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一样,玄学也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相菲难得的这两种医疗方式都擅长,所以她算很特殊的人才,处处受到优待。

所以这一个小小的移动医院,就交给她了。

如果放在平时,看到这么多草药,相菲肯定忍不住炼些药物以备不时之需。可是她现在眼里只有孙象,她双手托着腮,满心甜蜜,傻乎乎的笑。

孙象想教她一些更高级的药石之术,毕竟她学的那个所谓“治疗秘法”,只是一些鸡零狗碎的功法的集合,根本不成体系。

但现在估计说什么相菲也听不进去,除了男女之间的甜言蜜语。情窦初开嘛都是这个样子。孙象无奈,拿出前一日得到的那柄飞虹琉璃剑,用银针在其上缓缓刻画。

他实力尚未恢复,虽说跟着大部队走安全有所保障。但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还是多点保命的手段吧。

相菲盯着孙象的侧脸,看他认真工作的模样,忍不住夸道:“孙象,我觉得你长得好帅啊!”

心心眼。

孙大掌门额角一滴冷汗滑落。

他在相菲脸前拍了一下巴掌,把她从花痴的状态中惊醒。

“小菲,过来帮忙。我需要你炼些东西。”

“嗯?好呀,你要元液精华吗?这里的材料足够多哦。”

“不,我要你帮我炼的是,灵气结晶……”

两人在车厢中一路鼓捣,中途又昏昏沉沉的抱在一起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声嘈杂。原来时间已经经过一夜,车队已经进入武城。

武城是周围一大片区域的中心城市。按照计划,各城的部队将在这里汇合,然后和武城的人马一路开赴滨海。他们来的还算比较早,其他方面的人还在陆续赶到。

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在武城稍作休整,而裴光则前往武城镇守陆景龙处。

他需要这位故交给自己一个交代。

蒋平等人则下车,张罗着采购一些东西。和小城信河不一样,武城这边要繁华不少。很多东西,信河没有,但是这里也许能碰碰运气。

孙象也跟着下车,他需要对飞虹琉璃进行更进一步的改造,但是车队这边缺少一些也别的灵材。

武城这边除了有矿洞出产金属,还有出产灵宝的大片森林和湖泊。特别是城边大湖中,可以捞到非常珍贵的宝石。再加上周围辐射了许多像信河这样的小城,所以他们这里的黑市非常火爆。

除了售卖各种材料的摊位,甚至还有掌握锻造技巧的修行者在此设铺接单。

孙象等人晃悠着进了一家看起来门脸最大的锻造铺子,门口挂着牌子“天工兵坊”。可老板只是一位蓝衣行走,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把招牌打得这么响。

铺子的一边是各种常见的金属灵材,一格格的放置,另一边是造型古朴的火炉和打铁台。孙象很想吐槽一下,因为修行界所谓的锻造,大多使用心火,有时使用真火,偶尔使用离火。这家铺子却只有炭火——还真当自己是铁匠啊。

不过他并不是来踢馆的,只是为了凑齐一些金属材料。这间铺子的品种比较齐全,孙象上前便开始挑选。

蓝衣的老板懒洋洋的坐在中间,他叫冯坤,是武城知名的锻造大师。因为特别的天赋,他能将材料的特性附加在兵器上,而普通的锻造师只能锻造灵材本身。比如说蒋平手中的山铜剑,有坚固和预警妖气的特点。但是蒋平还可以在上面附加一层火浣沙,这样山铜剑又多出了一条灼烧的特性。

因为这个原因,他相当傲慢,而且收费昂贵。

看到两个生脸孔闯进店中,一没有尊他一声“冯大师”,二没有对他挂着充当门面的几件得意之作发出赞叹,反而直接到材料柜台那里挑挑拣拣。

冯坤当时就不乐意,阴沉着脸道:“懂不懂规矩,不懂规矩学会了再进来。”

如果不是看到孙象旁边的相菲也是蓝衣,冯坤会更不客气。

孙象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惊讶道:“买东西还要什么规矩?这几件包起来,小菲,付钱。”

“好哒!都给你!”

相菲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孙象。

这种卡由新世会制作分发,用于记录修行者的信用点。这里做特别说明,并不是讨论新世会的技术高超,而是吐槽孙大掌门的行为。

讲道理,他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晚上还睡人家,现在买东西也是相菲付账,此等渣男行径,值得声讨。可惜当事人相菲毫无自觉,觉得这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令人遗憾了。

话归正题,孙象不过是为了凑齐整备飞虹琉璃剑的材料,可天工兵坊的老板冯坤可不这么认为。

“慢着!”他脸色难看的抬手阻止,“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买就买?”

“毛病……”

孙象抬脚出门,不卖拉倒,这条街又不是这一个铺子。虽然这个老板令他有些不爽,不过买卖公平,强买固然不对,他也不能逼人强卖吧。这是个是非的问题。

可是这冯坤也是嘴欠,孙象已经抬腿出门,他还不愿罢手。看到相菲也跟着走出去,他嘲讽道:“姑娘,我看你也有点实力,跟着这种有眼无珠的男人以后有你苦头吃。”

相菲哪里受得了有人说孙象的坏话,她差点拔剑砍人:“闭嘴!我要你管!”

“呵,不识好人心!”冯坤摇头晃脑的退回店里。

孙象不走了,他把气得发抖的相菲拉到自己的身后顺顺毛,又冷声道:“这位,给你个机会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难道说的不是事实吗?”冯坤蹭的跳起来,指着孙象的鼻子骂,“我说你有眼无珠有错吗?抬眼看看门口的这些神兵,没见过世面的东西!你看到这些还不清楚我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吗?”

孙象是真的惊呆了,他指着门口他眼中的那些破烂,问道:“就这?”

就这些破烂你跟我拽得像二五八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