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绝户技(1 / 1)

印茂典这招对于黑袍人来说,简直就是绝户技。

那些人脸就是黑袍人身下魔兽的根本,如果失去了那些人脸,他身下的魔兽实力瞬间就会倒退一大步。

甚至可能会直接掉到先天境。

黑袍人在这只魔兽身上花费了太多精力,一身实力大部分也都在这只魔兽身上,魔兽要是废了,那他基本也就废了。

所以他才会如此愤怒。

可印茂典哪里会管他那些,直接他口中念诵经文的声音越来越大。

那些小魔兽一个个的全身上下已经出现裂痕,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嘭的一声炸开。

黑袍人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

“印茂典!”

“我誓要杀你!”

说罢黑袍人身上魔气翻滚,全部注入到了身下魔兽的体内。

咕噜!

咕噜!

咕噜!

魔兽吸收那些魔气的时候,肚子里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喝水一样。

每传出一声,魔兽的模样便发生一些变化。

魔兽的脊背上开始出现裂痕,一根根猩红的尖刺长出。

它头上的双角开始分裂,好似狼牙棒一样,四只爪子慢慢变大,每一根利爪都好似弯刀一样,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这些还不算什么,本来这魔兽没有尾巴,竟然也缓缓长出一条粗壮的尾巴,尾巴的末端生出一个骨锤,骨锤两边同样长有尖刺。

这要是被砸一下,哪怕是那种十来个人才能环抱的大树也要粉碎。

魔兽后脚立地,身子像人一样站了起来,嘴巴大张,狠狠一吸。

那些被印茂典折磨的要死要活的小魔兽一个个好似下饺子一样进了魔兽的口中。

变化还在继续,那些小魔兽进了它的嘴里后,竟然从它的身体上长了出来。

魔兽的全身,布满人脸,一个个的长着血盆大口,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心中一寒。

印茂典缓缓从空中站起,表情浓重的打量着魔兽。

这魔兽如果之前只有金丹后期的实力,那么现在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金丹境巅峰了,而且还有着一身铜皮铁骨和那些骇人听闻的天赋能力。

黑袍人声音沙哑,甚至有些癫狂的说道。

“印茂典,等着死吧,不,我不会让你死,我还要留下你的魂魄,融入到我的魔兽体内。”

“你竟然能用魔气施展佛道法术,要是能把你的魂魄融入我的魔兽之中,我的实力必将大涨!”

“到时候,说不定我能有和元婴境一战的实力,元婴啊,我要是能够做到,那么我就将会成为天骄!”

印茂典没有说话,右手高高抬起。

同一时间,他身后的魔气佛像竟然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仔细看去,此时的佛像已不再像之前那么虚幻,反而很凝实,就好像真的存在一样,脸上的表情惟妙惟肖,生动至极。

印茂典没有啰嗦,操纵着身后的佛像朝着魔兽一掌拍去。

一道道的气浪出现,吹得四周的树木不是折断了腰,就是弯下了身。

咔嚓声此起彼伏,这一片树林被这一掌害的不浅。

魔兽面对佛像的大手没有丝毫惧怕,黑袍人从魔兽的身上跳下,魔兽立时双脚蹬地。

砰!

地面上两个如同被陨石砸了的大坑出现。

魔兽的身影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佛像大手的前面,它没有任何其余动作,头上的尖角猛地顶去!

砰!

佛掌的去势竟然在魔兽的撞击下停止。

印茂典满头大汗,脸色涨红,手掌使劲向前推进,却迟迟不得寸进。

他怒吼一声,上身的衣服爆开,露出那如精铁般的肌肉,只见那些肌肉高高隆起,每一条血管都根根可见。

随着印茂典这一声怒吼,佛掌开始缓缓推进。

可这时却传来一阵咔嚓声。

只见被魔兽顶住的手掌处,竟然开始出现裂痕,魔兽那两根好似狼牙棒的尖角,正在一点点的刺进佛掌之中。

印茂典没有打算放弃,他也没有退路了,只有孤注一掷,佛像其他的地方逐渐变得虚幻,那些魔气全部涌进了那只对抗魔兽的手掌之中。

只见之前被魔兽顶开的裂缝正在慢慢愈合,整条佛手开始变得越来越凝实,就连掌心的纹路都能一眼看清。

要是缩小点,没有人会怀疑这不是一条真的手臂。

魔兽也是注意到了这点,只见它所有的人脸嘴巴大张,开始放出道道黑光。

那些黑光扫射在佛掌之上,佛掌瞬间便会出现一些裂痕,虽然不大,但是有句话说的好,蚁多咬死象。

佛掌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就好似要蜕皮一样,一块,一块的从佛掌上掉落。

印茂典也没有闲着所有的魔气都去修补佛掌,他自己更是拼尽全力,气海内的金丹疯狂旋转,一道道的魔气从金丹中释放。

黑袍人冷眼看着印茂典,不忘嘴炮嘲讽道。

“印茂典,不行了就不要硬撑,乖乖被我杀了,做我的奴隶。”

“以后要是哪一天,我得到成仙,这也算是你的机缘,知道吗!”

“哈哈哈!”

黑袍人虽然模样看似随意,但是他现在体内已经没有多少魔气了。

如果魔兽最后是败了,他虽然不说连逃跑的手段都没有,但是这场大道之争,他却是输了。

输了,就代表他的道将会止步于金丹境巅峰,以后永远不得寸进。

元婴境对他来说将成为妄想!

印茂典那边的战斗还在僵持,但是宋凌雪刁旭这边也不好受。

之前没被印茂典杀了的红脸大汉,趁着他和黑袍人大战,早就悄悄溜走,沿着痕迹追击宋凌雪了。

这也是黑袍人为什么会全心和印茂典战斗的原因,印茂典想拖住他,他又何尝不是想拖住印茂典。

此时,刁旭正施展着一套阵法困住了红脸大汉。

刁旭之前受的伤被印茂典灭去了火毒之后,其他的就只是皮外伤,吃了疗伤丹药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红脸大汉被印茂典那一招打的不轻。

两者实力现在相差的距离不大。

可以说是半斤比八两,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红脸大汉手中火红飞剑朝着刁旭的阵法一通乱砍,一道道的火线留在法阵之上。

烧的法阵那是啪啪作响,要是换个阵道修为低一点的,此时早就已经被阵法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