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东征17 尸山 上(1 / 1)

鞠葵越往山上飞游,越是感觉双眼好似被看不见的邪雾遮罩,她运转体内灵力加持美眸,勉强能维持着十多丈远的视力,秀眉蹙起轻拍身子下面的碧游鲸:

“游不动,你能看清方向?”

它鲸头上下浮动,不紧不慢向着山林深处继续浮游,除了偶尔露出对周围雾气厌恶的神态以外,别的倒是没什么异常之色。

鞠葵是知道它的厉害的,虽然钟紫言未曾多与她讲说鲸兽的长处,但这些年自东向西逛揽久了,哪里没发现碧游鲸实是个皮糙肉厚不怕疼的。

数着时间约莫过了三柱香,感觉是到了清灵山上半山腰,山道上的尸体越见越多,鞠葵才知道这场大战的惨烈远超她想象。

眼看着十丈外就到了上半山腰的广场门路,身下的鲸兽忽而停顿住躯体,鞠葵起初疑惑这头灵兽出了什么状况,三息后红唇大张,即刻惊的拔出自己的灵庾剑,只见前方密密麻麻的血色邪影漂浮在半空,好似冤死的厉鬼正欲找人索命。

这些东西有的光影暗淡,气场孱弱,有的光影赤红如血,张牙舞爪,好似下一刻就要纷纷围扑而来。

“结怨凝型,全化作了邪物!”鞠葵知道不能再耽搁时间,她见过清灵山的地形格局灵图,也知此时大战的汇集之地是东面,对着碧游鲸低声道:

“小鱼儿,咱们冲过去!”

碧游鲸一声鲸鸣嘹亮穿破黑雾,将那些鬼影邪怨震得呆滞,有些生前修为本就不高的,死后化作邪怨也没增强太多实力,扛不住鲸鸣震击,当场消散。

趁着这短短的时间,鞠葵被驮着直往东去,那些力量强大的阴邪之物回神时纷纷追击跟随,越聚越多。

******

七巧峰西面的云桥两端与正中,陶寒亭率领的朱雀军精悍修士们已经快要打到丹蛏据守的小御墙,这御墙不过一座阵基和法宝临时凝成的防守要道,若真是被数百精英修士抽手集中攻击,哪里能支撑太长时间。

宽台上魁梧的丹蛏子虎目凝视,周遭的同门师兄弟看他强硬稳重,实则它自己也清楚,或许确实撑不了多久了,谁能想到自家这些人平日里一个个吹嘘手段如何了得,到了危急时刻,全是些水淹的萝卜,软弱无能者大有人在。

“丹蛏师叔,符都耗尽了!”

一个面白无须满脸大汗的年轻人跑近丹蛏子身前禀报,丹蛏子望着对面桥上紫衣飘飘的中年道人,咬牙切齿侧目问自己的同门:“还剩多少人手?”

那年轻人面庞略微扭曲惊惧,“仅…仅余七百五十三位同门师兄弟,先前有几个柳副峰主的人都逃回后面了。”

丹蛏子一掌拍在小御墙台上,灵波震荡石台,得亏有阵法加持,不然早塌了,那青年忙吓得跪在地上,丹蛏子恶骂:“那刘景升之属都是一群懦夫!”

他来回度步两遭,一下子把身前的青年拽了起来,双手抱着他的肩膀:“我料定山主很快会回山搭救我等,眼下只要再撑一些时间,总有活路可寻,你速跑去峰殿,将姓刘的和陶家子弟都传来,便说若是不来,我丹蛏子即便是死也会传出灵魂血讯,它日山主和我柳氏绝不会饶过他们!”

那青年呆了两息,抱拳:“是!”

而后掉头很快跑向东面,没走几步却有返头,丹蛏子刚将注意力放在云桥上,又听禀报:“师叔,他们……”

丹蛏顺着青年的手势一看,那不正是刘景升和陶金檀一行人,率领着他们两系二三十位弟子赶来。

“算你们有点良心,没做了那贪生怕死的懦弱之辈!”丹蛏子冷笑低声自语,也切切实实望见那二人离自己尚有十多丈就已经笑脸颔首点头。

轰隆~

小御墙外的阵法被云桥上已经冲至近前的人重重轰击,丹蛏子顾不得与陶刘二人商议,他相信那两个比自己年长一轮的同门比谁都更清楚此时应该干什么。

“莫要心疼灵石,多多投送,十成威力撑开防御灵璧,切不能教这些贼人攻破小御墙!”

丹蛏子凝目望着远处桥上负手而立的紫衣道人,他眼中战意旺盛,若非此时受了牵绊,真想冲出去将那紫衣道人挫骨扬灰。

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耳边还伴随着刘景升那独特的嗓音:“丹蛏师弟,为兄来祝你一臂之力。”

丹蛏子正要返头回应,却听老远处有心腹弟子大吼:“师叔,小心!”

来不及闪躲,一柄青棕色泛着白光的灵剑直入腹部,他周生灵机警示,仿佛有莫大危机,下一刻既会性命丢失。

“奸贼,你们是要谋反?”

丹蛏一掌抓握灵剑,掌化虎爪,身子向后跳出三丈,背后黄虎虚影浮现,他本命物正是一头玄黄三纹虎,乃是这世上极为稀缺的本命物之一。

同一时刻,刘景升和陶金檀带来的那些弟子纷纷开始与小御台防守同门对斗,不过三息时间,十多个人已经倒下,北面最薄弱的阵基灵台当先被夺了去,外面的阵法灵璧瞬间消弱三成。

丹蛏捂着腹部狰狞错愕,“好!好!真是没有料到你等竟然是一群白眼狼,我今日……”

一口鲜血顺着怒气自口中喷出,丹蛏四头看向自己腹部,那里被剑穿透的血洞有一股奇异的灵力滋扰自己无法修复伤口。

对面的陶金檀握着青棕色灵剑,冷哼:“你受我剑伤,自顾不暇还妄图逆天不成?”

小御台外,越来越多的朱雀军修士轰击阵法灵璧,里面的人却一个个开始自相残杀,丹蛏子双目通红嘶吼嚎叫,“不要,不要啊,都是自家同门,都是自己人!”

他半跪在地,凶目时而瞪着陶刘二人,时而吼叫那些开狠毒互相攻击的同门弟子,瞧着刘景升快步走来想要继续对自己下手,终于放弃了挽救这注定失败的局面,掉头一掌击碎旁边的灵台,小御台阵法灵璧瞬间破去,丹蛏子化作黄虎朝云桥下的深渊猛力跃下。

云桥上空,眼见七巧峰防御力量失守,陶寒亭平静下令:“一个不留!”

而自西面大石台跑来的年轻人老远喊道:“求三爷爷饶过他们!”

澹台庆生亦在高空呼喊,“陶道友,不能再杀了,怨邪四起,你睁开双眼仔细看看周遭,已是炼狱景象!”

在小御台内正与清灵山剩余那些修士缠斗的陶望参竖剑燃烧火符:“都住手!大势已去,外面那位紫衣道人乃是我陶家先辈,诸位放弃抵抗归降他们,必能获得生路。”

几番劝说,小御台的修士们尽皆冷静下来,陶金檀浮空遥遥冲桥上的陶寒亭拱手,“三叔,我是陶家血脉金檀子,求您……”

本是个认亲的场面,哪成想云桥下的深渊里,黑雾滚滚上升,几乎是在眨眼的时间将周遭景象遮的模糊不清,近乎金丹力量的威压散开,阴森桀桀的笑声自黑雾中传来,“陶家小儿,当年没把你宰了,确实后悔至极,今日事已至此,便教你们一个也下不得山!”

待黑雾周遭的灰蒙之气逐渐稀薄时,云桥两端的修士们只见巨大的赤珠鬼影立在众人头顶,那鬼影一手拖着受伤的丹蛏子,一手指向陶寒亭。

澹台庆生眼角抽搐,手中火鞘灵石打在天上,提气漫山吼令:“青龙朱雀两军修士,速速退离清灵山!”